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如果發生在香港
如果發生在香港

可能由於近期假期頻密,香港本地新聞中劍拔弩張的氣氛削減不少,反而國際新聞搶盡風頭,法國「黃背心」示威、美國名校大學女生涉嫌種族歧視、英國97歲親王駕車出車禍……看傳媒對這些事件的報道,筆者不禁要問,如果這些事發生在香港,反對派會是怎樣反應?


筆者提筆之時,法國反政府「黃背心」示威已經踏入第11個周末,雖然總統馬克龍在多個政策上作出讓步,但未能平息民憤。每個周末,我們在電視畫面都可以看到法國警察用警棍、施放水炮和催淚彈驅趕示威者,有青年學生更被警察強制要求集體跪在地上高舉雙手。


警方鎮壓 司空慣見


警方為了控制示威人群而施放催淚彈及使用武力,在西方國家是司空慣見,但當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香港,傳媒會怎麼報道呢?反對派怎麼抨擊呢?大家是否仍記得2014年非法佔中爆發後,一些口口聲聲「公平、自由」的傳媒如何選擇性地報道「手無寸鐵」的市民被警方「大力鎮壓」,並且無意或是刻意忘記報道這班「柔弱」的暴力示威者如何以各種工具挑釁克制的警員?


也是1月中,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一位女學生用類似指甲油的顏料,把自己面部塗滿黑色,一邊錄影、一邊與友人嬉笑說「I am a nigger」。眾所周知,「nigger」這個詞在美國是禁忌,意思是非常貶義和侮辱的「黑鬼」,是種族歧視的字眼。視頻在社交網絡發布後,立刻引來強烈批評,學校立即發聲明譴責女生的侮辱行為;該校校友、同學、社會團體仍強烈要求開除該女生。


如果事件發生在香港的大學生身上,反對派政客和傳媒會如何用「自由」兩個字誤導社會輿論呢?近年,校園宣「獨」行為層出不窮,學生領袖反而被塑造為「香港民族」的「英雄」,似是為了港人利益的激昂說話,反反覆覆在黃金時段播出……為宣「獨」學生保駕護航的「言論自由」保護傘,也是新聞中最頻繁出現的關鍵字。


輿論為整個社會塑造一種風氣,似乎學生的言論自由比天還大,講出、做出任何超越底線的言行,都要輕輕放過。


雙重標準 顛倒黑白


與此同時,近期在內地社交網絡瘋傳的一段香港橄欖球隊的感人視頻,本地卻鮮有人提及。2019年,英式橄欖球世界盃資格賽香港對肯尼亞的一場比賽前,15名歸化香港特區的外籍隊員以國語高唱國歌。雖然這些西方面孔的香港隊隊員的國語帶有濃重口音,卻無阻他們認真的態度。如此正能量的新聞事件,本地傳媒沒有挖掘到嗎?


最後一單「趣聞」來自英國菲臘親王,前些日子他駕車遇上交通意外,轉彎越過對面車道後,與一部直行汽車碰撞後翻側,擋風玻璃碎裂;以為親王就此告別駕車?兩日後,親王再度駕車外出,這次竟然沒有佩戴安全帶。警方表示已經對親王進行「勸諭」。


如果類似事件發生在香港,有一位前高官或前特首,自己開車先是發生車禍,不多兩天又被人發現駕車又不扣上安全帶,新聞界會如何報道呢?反對派又如何責難警方?是否又要司法覆核警方的決定,以至作出私人檢控呢?


雖然這些事件都不是發生在香港,但都是矚目的國際新聞,本地傳媒和擁抱「普世價值」的反對派一反常態,不哼一句,真令人對他們雙重標準的報道風格,嘆為觀止!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9年1月26日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取自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嬲爆
2
無計啦
2
好好笑
7
支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