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佔中的殉道者
佔中的殉道者

一四年的佔中,眨眼間五年了。在熙來攘往的中環,未必有人記起這場浪漫卻爛尾的「雨傘革命」。表面上,佔中沒有一個人死掉,像一場沒有犧牲者的戰爭。現實上,它帶來的絕望,影響深遠。


幾乎在同一時間,我獲悉兩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一是香港天才音樂劇作曲家潘光沛,在聖誕節前夕自殺,另一則是我最近才知道的——港大比較文學系的前助理教授司徒薇在寺院出家了。


兩人都是天才橫溢的早慧之士,我和他們識於微時。潘光沛在一九八六年第二屆亞太流行歌曲創作大賽香港區決賽中,憑着他一手包辦填詞及作曲,由倫永亮演唱的《歌詞》贏得冠軍,力壓屈居亞軍的由樂隊Raidas作曲及演唱,由林夕填詞的《吸煙的女人》。其後,潘光沛創作了《黃金屋》及《風中細路》,開創本港音樂劇的先河。他在港大法律系名列前茅,曾在國際律師行享受高薪厚職,在人們眼中的人生勝利組。他熱血沸騰,不甘只做高貴的律師或風花雪月的作曲家。在○九年,他用音樂回應毒奶粉事作,創作《母乳有毒》新歌。佔中最峰期,他以法律角度就政改方案撰寫政論,此時他對前景充滿樂觀。佔中之後,他像洩氣的氣球,移居馬來西亞及台灣。年多前因病回港居住,人愈來愈低沉,最後走上絕路。


司徒薇入港大第一年班,我們在學苑認識,在屋邨仔眼中,她像仙女下凡,能畫能琴,以一級榮譽畢業。和潘光沛一樣,她懷抱純真的夢想,十年來和男友積極參與社會活動。佔中後她似有所領悟,捨棄紅塵,決定出家。


一個厭世,一個出世,都是佔中掀起的漣漪……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2019年1月24日


圖片來源: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支持
18
令人傷心
7
超無奈
5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