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徒,本身是執業律師,現為民建聯副主席、離島區議會議員、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美國華盛頓之行 及老布殊的啟發
美國華盛頓之行 及老布殊的啟發

我在2018 年12 月初應美國時任眾議員Robert Pittenger 的邀請訪問美國,參加在華盛頓舉行的反恐及反洗黑錢工作會議。其間,我也有機會拜會美國國務院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在這次行程中,我能夠接觸到美國一些商界領袖,他們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是有信心的。而我也向他們了解,最近有人抹黑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失敗一事。他們斬釘截鐵地對我說,即使有人刻意唱衰香港,但根據他們在香港的投資經驗,一國兩制依然是運作良好,並沒有影響他們在香港投資的意欲。


沒聽到美官員要改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


更重要的是,此行中我與美國國務院官員的會面,清楚得到確認,早前單方面指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會被動搖的一份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報告,絕非國務院的官方報告。我完全沒有聽到國務院的官員表示要改變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這樣已釋除了大家早前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可能有變的憂慮。而在我與他們的溝通中,大家都明白香港與美國之間的貿易關係十分重要,也往來繁多,我深信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香港與美國的經貿往來十分重要,並且互惠互利,大家也重視這個安排。事實上,本港有約1300 家美國公司,當中約一半視香港為區域總部;而單是2017 年,美國對香港的直接投資金額達到800 億美元,可見港美之間經貿實在是根深柢固。


早前有反對派議員訪美時,竟然提出建議要求在維持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上外加條件,條件居然甚至包括23 條立法,即倘若23 條立法,則建議美方可隨時改變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這可真是名副其實的無事生事,為香港添煩添亂。再者,23 條立法明明是特區政府為國家安全事宜履行的憲制責任,履行憲制責任竟然也要與經濟貿易往來混為一談,如此建議,不是在為香港「倒米」是什麼?政治歸政治,貿易歸貿易,這才是正確的處理態度。


最近拜讀了葉劉淑儀議員的一篇文章,內容鉅細無遺地闡述了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自港英政府時代的來龍去脈,具相當歷史資料。閱畢後相信亦會明白反對派根本不應在香港貿易地位上興風作浪的道理。


香港與美國需保持溝通


順帶一提,美國國務院相關官員向我表示對最近例如DQ(取消資格)議員、馬凱(VictorMallet)事件及禁止民族黨運作等事件的關注,我向他們解釋這些事件依法辦事的法律理據,一國兩制有所底線。他們表示會繼續留意香港保障人權自由的情况。無論如何,香港和美國之間保持溝通,亦是重要的。


此行訪美之時,適值老布殊逝世。美國舉國上下也在哀悼老布殊,同時懷緬老布殊的行事作風。老布殊在外交上對中國政策相對溫和友善,在內政上亦廣交朋友;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過去和他競選時的對手甚至政敵,最終和他成為了好友。大家最熟悉的例子是克林頓。當年克林頓和老布殊競選總統時,兩陣對決。老布殊雖然落敗,但卻無損往後他和克林頓之間的交往,甚至願意與後者分享他的白宮經驗及智慧。


當然,在美國人眼中,老布殊就是能夠做到跨越陣營黨派,爭取異議者的同意。執筆之時,美國政府停擺已經踏進一個月,兩陣對峙情况並無減少,當今特朗普政府看來並無受到老布殊任何啟發。老布殊當年的競選金句,「a kinder, gentlernation」,和今天特朗普政府,的確形成強烈對比。


本文轉載自《明報》2019年1月23日


圖片來源: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嬲爆
3
唔係呀哇
5
搞笑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