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李柱銘和余叔韶交惡之謎
李柱銘和余叔韶交惡之謎

最近逝世的法律界泰斗余叔韶和契仔李柱銘的恩怨,是法律界一個永遠的謎。


余叔韶是香港第一個華人檢察官,不滿和英人非同工同酬,憤而離職。他是促成港大成立法律系的推手。他曾打贏多宗刑事大案,故事收錄在他熱銷二萬本的自傳《與法有緣》。我曾訪問余叔韶。他一提到抗戰時追隨的國民黨政治部主任李彥和,即李柱銘的父親,便淚盈於睫。他說:「他對我的人生影響至深。」李彥和寧願送錢給政工隊的共產黨員走路,也不願槍斃他們,結果遭蔣介石軟禁數月。余說:「所以,我們死心塌地跟李主任。」


戰後李彥和拒赴台灣,寧可帶着四個子女來港。一個留學法國的藥劑學博士,卻屈就在華仁小學教中文。余叔韶視李柱銘如親生,供他讀港大。余叔韶怒說:「我當時剛執業,要養妻活兒,只為報答李主任的恩情。但Martin 只顧追女仔,幾乎畢唔到業!」


我求證於李柱銘,他否認為追女仔累事。他解釋任文學院學生會長時,得罪了英文系教授,遭對方報復。亦有法律界中人說,余李曾在法庭上對打,傳說李曾請余快速讀完狀詞,以便他接翌日另一單官司。余愛契仔照辦,豈料李慢條斯理陳詞,拖官司至翌日,結果李勝余敗,令余氣上心頭,但李也否認此說。


余叔韶不肯交代和李交惡之謎,只覆述了一段和李柱銘的對話:「我的頭髮由黑變白,你的由白變黑,騙人騙己!」之後再怒吼:「我不要提李柱銘這個人!」


本文轉載自《明報》2019年1月19日


圖片來源:HKU、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無計啦
46
嬲爆
16
超無奈
20
搞笑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