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不近人情還是死有餘辜?
不近人情還是死有餘辜?

兩年前,一名馬來西亞男子向友人借了輛私家車,開車入境新加坡,過關時被發現座駕扶手箱內有22.24克海洛英,依法判處死刑。他54歲的單親媽媽在吉隆坡召開記者會哭崩求情,說車輛不是他兒子的,毒品更不是他兒子的,希望馬國政府和首相納吉爾出面,要求新加坡政府赦其兒子死罪。


全世界都知道,新加坡打毒非常嚴厲,任何人只要在新加坡境內被發現攜有15克海洛因、或30克嗎啡、或500克大麻,便要判以絞刑。管你是抵死還是冤死,犯罪就是犯罪,馬來西亞人在新加坡犯法也不會得到開恩。


正如中國人這句很有力的話: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所以,我們不會干預加拿大把大麻合法化,同理,杜魯多也不應干涉中國的販毒法。


加拿大人謝倫伯格早前在中國走私冰毒被判死刑,一宗刑事罪行卻被描繪為政治報復,引發兩國外交舌戰,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甚至提高中國旅遊安全風險級別,指中國會任意判處死刑。


奇怪,這幾天看新聞,發現所有標題的重點,都劍指「死刑」二字,謝倫伯格被判死刑被認為是中加關係轉惡的主因,但新聞除了「死刑」之外,如果能顯示另一個關鍵詞,社會看法就會不一樣,這個關鍵詞就是:222公斤。


如果「死刑」二字讓人感到不近人情,那「222公斤冰毒」你應該會覺得死有餘辜。


222公斤冰毒是什麼概念?大約等於一頭雄獅的體重,或者一輛警察電單車的重量。如此大量冰毒如何遺禍人間?專家說, 「揩冰」一次要用三分一克冰毒,222公斤冰毒即是可以吸食67萬次,算一算, 「揩」67萬次冰將為幾多生命及家庭判了死刑?


杜魯多那句「任意判死」也太武斷,根據中國《刑法》第347條,走私、販賣、運輸50克以上冰毒,都會被判死刑及沒收財產。白紙黑字,有法可依,請問杜魯多:任意在哪裏?


所以,不要單看「死刑」二字,要看被判死刑之前謝倫伯格做過什麼?我們是一個經歷過1840年鴉片毒害的民族,故中國人跟加拿大人對毒品的價值觀完全不一樣。正如印度穆斯林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來到你加拿大也會犯重婚罪一樣。各處鄉村各處例,杜魯多只是一國總理,你沒權干預別國律法,你應該管好你的子民。


本文轉載自《大公報》2019年1月18日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嬲爆
4
搞笑咩
3
唔係呀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