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前行政會議成員,現任智庫組織「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分別獲授學士及碩士學位,文章常見於本港各大傳媒,著有《悲劇,悲香港》及《風雨聲中》等書。
作者其他博評
台獨分子要拆一國兩制的台
台獨分子要拆一國兩制的台

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對台講話,已經為對台灣統一定下一個框架,這個框架就是國策。


這個框架的基礎是一國,也就是一個中國,在一國的基礎上,以一國兩制來達成兩岸和平統一。但如果台灣由否定一國到邁向台灣獨立,那就不排除以武力手段去達至統一。


當然,由否定一國到台灣實際獨立可以是一個很長的過程,再加上台獨分子特別擅長玩弄語言偽術,又或者以最簡單的表述,例如不統不獨,也可以在某程度上達到變相獨立或半獨立的目標。但大前提是大陸對統一沒有時間性和迫切性,如果北京可以等,甚至可以天荒地老地等,那台灣獨立,只是欠一個名號而已!


習近平今次的講法,沒有提到時間性,但在前年發表的十九大報告,清楚指出建國百年是中華民族完成民族復興的目標,如果到時兩岸仍然分裂,台灣仍未統一,那還能否算達至民族復興?所以,北京中央政府沒有拿出一份明確的統一時間表,但統一的最後期限,北京是了然於胸,台北亦心中有數,2049 年大概就是一個極限。而就算是以和平手段統一,也不會是三朝兩日可以達至。以香港回歸為參考個案,新界租約是在1997年到期,1982 年就已經開展了香港前途的互動對話,那就是終極期限的15 年前。以此為參照,2049 年前15 年,那就是2034 年。換句話說,兩岸統一擺上日程表,距今只有10 多年,這就是統一的迫切性。而習近平的對台講話,罕有地表明不排除使用武力,再一次突顯了兩岸統一的迫切性。


除了這份迫切性之外,習近平的講話也帶出一個明確性,那就是以一國兩制的模式去達至統一,不要再花時間去想什麼聯邦邦聯,又或者其他異想天開的模式,只有一個,那模式就是一國兩制。在十九大報告中,一國兩制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政治高度,其實就是為台灣統一作為基礎。


香港作為最早實施一國兩制的地方,在未來的兩岸統一過程,必定扮演一個非常關鍵的角色,未來的台港關係,也將會受到嚴峻的考驗。


泛綠陣營雖然在九合一選舉中大敗,但不能就此武斷台獨力量已經退潮。事實上,在台灣島內,支持統一,尤其是有指定日期的統一,其政治力量仍然是在少數的弱勢。當統一的迫切性和明確性日益清晰時,台獨力量必定會重新整合而全力反撲,尤其在目前的國際大環境之下,台獨分子一定不會坐以待斃!蔡英文對習近平講話的強硬回應,以及其後的種種政治動作,已經說明了綠營的政治戰略。


當一國兩制已經明確擺在台灣面前時,所有台獨分子都必定傾全力去拆一國兩制的台。香港作為第一個落實一國兩制的地方,再加上其國際商業城市及金融中心的重要性和開放性,面對這股整合的台獨力量一定是首當其衝。北京希望香港是最成功的示範單位,站在台獨分子的立場,反之亦然!對北京而言,可以爭取統一的手段眾多,但台獨分子可以利用的工具則來來去去只有那三幾樣,所以拆一國兩制的台,是最重要的政治武器。台獨分子會如何拆?不用問,那肯定是從香港入手。


慣用伎倆:污名化香港


把香港污名化,早已是台獨分子慣用的伎倆。多年前綠營的一些選舉文宣,已經拍攝視頻,指香港的大學畢業生無工可做,要以當清道夫為業,其天馬行空,實在令人震驚。而當他們日益感受到迫切性和明確性時,對香港的污衊,也只會愈來愈厲害,愈來愈離譜。而這些污衊在各地的分離和分裂分子力求整合聯動之下,香港本土的港獨力量也就定會裏應外合,互相呼應。


無論站在民族大義,還是香港切身利益的立場上,我們對那些污衊都必須嚴辭駁斥。在過去二三十年,最令香港困擾和社會對立的是選舉制度的問題,如何選,是高度自治和港人治港的問題,而不是一國兩制的問題。香港由英國殖民地直接跳到港人治港,那和國民黨政府在1949 年遷台往後的幾十年政治發展,完全是兩條軌迹,兩個世界。


一國兩制的制,是指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種基本社會制度,而不是如何組成政府、如何分配權力的政治制度。北京的底線,只需要承認一個中國,台灣可以行任何社會制度。而台灣有其獨特的政治發展歷程,統一之後實施什麼政治制度,可以不設前提作出商討,香港不是一個參照對象。


在政治爭拗之外,香港回歸21 年來,在經濟和社會發展上所取得的成就,是有數字可依、有事實可據,不是那些台獨作家可以自編自導出來!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9年1月17日


圖片來源:新浪博客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嬲爆
3
唔係呀哇
2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