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作者其他博評
高運私契遭欺凌
高運私契遭欺凌

土地供應小組123 頁的報告出籠,明確指出土地短缺不止1200 公頃,但究竟會是多少?短期所欠的815 公頃,地從何來?4 個被指一個也不能少的具潛質項目,有把握嗎?有時間表嗎?對解決樓荒有多大作用?其餘短期選項是否可以不理?或有其他新方案?土地供應小組未提供答案,報告令人既期待又深感無奈。另外,為了4600 個住宅單位就佔去高球場,並開創出公共利益可以全面凌駕私人契約的先例,且對如日方中的高爾夫球運動帶來正面衝擊。


求地心切大包圍


繼八萬五政策被迫腰斬,再連續多年出現政策性土地供應大斷層。上屆政府雖然忙「搶地」,但為時已晚,加上反對派運用法律、環保、輿論、議會,甚至街頭手段去阻撓土地開發或舊區重建的技巧日臻嫻熟,任何開發土地項目無論規模大小,必然引發爭議,因而令缺地問題積重難返。這對香港經濟、民生、住屋、體育發展和幸福感造成無法挽回的挫損。


本屆政府成立土地供應小組,舉辦大辯論,進行全港調查,但最終仍是中長期無突破,唯有將焦點放在短期選項,並建議採取只要具潛質就一個都不能少的「有殺錯無放過」策略。然而,在提供可能增加的土地供應數字之餘,未能提供數字背後的理據、爭議、效益、可能性、社會代價和安置方案等,只有數字,如何「點圖成土」?


仇富心態蔓延


粉嶺高爾夫球場是香港唯一可以舉辦國際級高爾夫球賽事的球場,成為香港高球運動的標誌,亦是培育年輕球手的搖籃。球場若真的被佔去,雖仍可以勉強主辦國際級賽事,但在公屋環伺下,原有的球場和球賽品位黯然倒退,對正在新星湧現、國際聲譽日隆的香港高運,都是一種不說自明的貶損,不受社會友善看待,高運發展橫生枝節。


粉嶺高爾夫球場因其歷史盛名、面積大和獲得城中名人歡迎而成為眾矢之的,這是「仇富」情意結的一種表現,但任由「仇富」心態蔓延,社會內耗將會加劇。一個高爾夫球場也容不下,難道富人只能屈在家中或屋苑會所做運動,而不能與三五知己以球會友,輕鬆地打一場波和商談業務?


至於球場被佔後,會否進一步被查封?當中的法理依據是什麼?有否替代或重置方案?重置的地點、所需時間和資金,以及對高運發展的影響,全部都沒有譜,這為高球運動帶來無可估量的衝擊。


更令人驚愕的是,作為契約用地,約滿當然可以收回另用,但理由呢?若是任由以大辯論或網上、電話調查構建的公共利益凌駕私人契約,則既易導致民粹化,香港還算是實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嗎?


原文轉載自《香港商報》2019年1月11日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支持
1
搞笑咩
0
無計啦
1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