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說到天花龍鳳之後……
說到天花龍鳳之後……

有人的地方就有騙子,騙徒手法也日新月異,做父母的不能為孩子預兆一切,只能教他們學懂提防。我給女兒的方程式就是:無論說得怎樣漂亮的事,一牽涉到要你淘錢出來,就要小心。


舉個例,有人在街上截停說你如何天生麗質貌若天仙想邀你拍廣告,不過要先付錢拍一輯照片甚麼甚麼的,你就趕快逃離別糾纏。


近年好多網上騙案,都是最初說到天花龍鳳,最後騙完錢不知所蹤。其實,今時今日,除了網上情騙,還有一種政治騙局,市民也必須提防。


最近一宗康文署救生員跑去日本靖國神社燒垃圾事件,被拘留在日本的郭紹傑舉著反日愛國的招牌,講到被捕是為國家為民族的偉大兮兮,然後……


郭紹傑所屬的「保釣行動委員會」在臉書帖文,指被捕的兩人共需付1000萬日圓保釋金,委員會無力負擔此巨額,於是公開呼籲香港市民捐錢幫忙。


誠如我向女兒告誡的騙案公式,去到最後,騙徒的對白都一樣:錢錢錢錢!


拿著這方程式,回顧一下這些年的香港故事,你會發現,政客的所謂民主、所謂守護、所謂愛,原來不過是一個個政治騙局。


2014年,民主黨的林卓廷尹兆堅不斷炒作UGL事件,講了一輪公義、真相之後,還不是抬出「眾籌」二字,結果他們以UGL名義發起一個叫「天下為公」的眾籌行動,最後共募捐了200多萬。


上屇特首離任前DQ了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四個議員,他們又遊行又示威又司法覆核,門面話是守護公義,說到最後還是那句「眾籌」,目標500萬。


2016年黃之鋒的「學民思潮」解散了,這個因反國教崛起的政治組織,因為由一班娃娃兵組成,深得愛心爆棚的香港人疼愛,一直是反對派吸金能力最強的組織。解散前,學民思潮有250多萬捐款,在孩子們一聲令下摺埋後,錢何處去,再沒人深究。同年、同一班娃娃兵,3月把「學民思潮」蓋棺,4月就另起爐灶搞了個政黨「香港眾志」,一開波又眾籌,籌款目標200萬。用一個招牌賺完錢關門再開個另一個招牌再賺錢,這種手法,騙子界已用到爛。


例子太多,已不勝枚舉,愈來愈同情反對派支持者,這些年大家不斷掏腰包,政客卻視支持者為水魚,而且是很蠢的水魚,只向他們伸手要錢和要選票。


還是那句勸誡:阿媽教落,天花亂墜之後向你要錢的,多數是騙徒,政治路上也不會例外。


本文轉載自《HKG報》2019年1月8日

圖片來源:天下為公眾籌網站網站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8
嬲爆
5
唔係呀哇
8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