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作者其他博評
反對派視破壞法治為「救命稻草」
反對派視破壞法治為「救命稻草」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就UGL事件決定不向前行政長官梁振英提出檢控,日前會見傳媒並作出解說。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息」,鄭司長一句「希望大家不要再將法律問題政治化」,將反對派的本質完全揭露出來。反對派就是要在法治問題上糾纏不清,將法律問題政治化,他們才能「混水摸魚」,誤導香港人。

就着UGL案件,律政司本月12日已發聲明,解釋不檢控梁振英的理據。筆者當時已撰文指出,事件糾纏多年,其間更有不少陰謀炒作,反對派早有政治立場,就算律政司如何解釋,都沒有用。反對派當時的說法,根本就沒有聚焦於案件是否有足夠證據,只是批評律政司沒有尋求獨立法律意見。

鄭若驊休假回港,在機場會見傳媒時指出,「律政司作出刑事檢控決定時,一貫做法是由內部自行決定,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人員才會外判。」她強調,「律政司所作決定,只會考慮法律和相關證據,不會因人而異。」她說,「律政司處理任何事件均不偏不倚、無畏無懼、一視同仁,不因人而異,不會因某人的社會地位或政治背景而作出特別處理,而是按證據和法律作出判決。」

鄭若驊重申,「律政司有憲制責任作出檢控決定,在沒有利益衝突或顯性偏頗的情況下,律政司便應有所擔當,作出決定」,她期望社會勿將法律問題政治化。

筆者認為,鄭若驊的解釋十分清楚。律政司作出刑事檢控的權力來自基本法第63條,因此,「一貫做法」是由律政司內部決定。事實上,律政司是否提出檢控,是按證據和法律作出判決。有關案件的證據已十分清楚,就是沒有利益衝突。既然如此,根本無須尋求其他法律意見。

反對派對司長的解釋根本聽不進耳。不過,筆者是十分理解他們的做法,正如俗話說:「很難叫醒裝睡的人。」反對派的做法有以下原因﹕

第一,反對派這幾年,一直被批評毫無建樹。他們除了在補選中與同路人內訌外,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成績。因此,反對派就採取糾纏不清的手法,企圖製造律政司檢控不公的假象,誤導市民,讓市民在未來的選舉向他們投下「含淚一票」。

第二,律政司司長已經作出專業解釋,部分親反對派的法律界人士仍不理會,相信有部分人是為了支持反對派,讓反對派有攻擊政府的彈藥,他們口中的「獨立法律意見」,不正正是他們同行的意見嗎?

第三,今次跑在最前線的反對派,經常以廉政公署過來人身份自居,例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老實說,林議員在廉署只有3年工作經驗,他對廉署工作的認識究竟有多少,令人疑惑。林議員最近時運不濟,他在立法會新界東的基地發生「兵變」,大大打擊其連任的機會,這次領軍狙擊鄭司長,或許被他視為「救命稻草」。

本文轉載自《文匯報》2018年12月31日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嬲爆
1
無計啦
1
超無奈
3
好好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