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牙科應普及
公立牙科應普及

本文作者為立法會議員陳克勤


回顧今年其中一則被人遺忘了的新聞,就是香港人力壓日本人,蟬聯全球最長壽的人。雖然長壽是好事,但實際的好壞還視乎長者的生活質素。本港長者的貧窮率維持在三成,即有大約三十萬貧困長者,而不少長者胞受口腔疾病困擾,牙齒脫落、蛀牙和牙周病相當普遍。人老了牙齒難免出毛病,最重要是能夠及時接受治療,而預防又勝於治療。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字,只有約三成人有定期接受牙齒檢查。這裏有三點值得注意:一、有定期檢查牙齒的人士明顯較為積極於患上牙疾時求醫;二、接受牙醫診治人士的比率會隨着入息增加而上升;三、年紀愈大便愈傾向不接受牙醫診治。


長者有牙患影響飲食溝通


不問可知,接受牙醫檢查和診治的最大障礙是經濟因素。雖然一般來說牙齒護理屬於基本的個人衞生,但由於貧困長者只能應付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相對而言牙齒護理便顯得相當奢侈了。曾有調查發現,每十八名非居於院舍長者中,約有一名失去所有牙齒,而差不多所有非居於院舍的長者都有患上蛀牙。患者咬碎及咀嚼食物的能力受損,嚴重的牙齒脫落會導致說話困難,影響與人溝通的能力。有見及此,世界衞生組織建議以成年人一生應保留最少二十隻天然牙齒作為口腔健康的目標。


本地牙科服務與其他醫療服務不同,牙科服務非常依賴私家牙醫。政府通過衞生署提供簡稱「牙科街症」的有限度緊急牙科服務,服務範圍只包括急性牙患、處方藥物止痛、治理口腔濃腫及脫牙,每次最多只限拔牙一隻。而且名額有限,例如:新界東每星期的名額加起來只有大約一百個,與一百八十萬的人口相比簡直不成比例。而經接受緊急治療後,病人一般都要自行約見私家牙醫跟進。儘管長者醫療券亦可用於牙醫服務,但眾所周知,私家牙科收費不菲,幾千元的醫療券是杯水車薪。


基本牙科保健 還長者尊嚴


牙齒健康不應該成為富裕人士的專利,每一位市民都應該得到基本的牙科保健和治療。為此,筆者較早前於立法會上就公共牙科服務質詢政府。從政府的回覆可見,自從政府於去年十月表示會檢討多年前訂立的口腔健康目標,公立牙科服務未有寸進。經過一年光陰,政府表示仍然停留在「籌組工作委員會」的階段,進度龜速,而且以「需要巨大財政資源」為藉口。事實上,日本早於一九八九年已定下目標,每位年屆八十歲的長者最少有二十隻天然牙齒;而澳洲的目標亦是到了二○二一年,只有百分之三的長者失去所有牙齒。香港是時候急起直追,還基層長者牙齒健康的基本尊嚴。


本文轉載自《星島日報》2019年1月2日


圖片來源: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支持
0
無計啦
1
嬲爆
1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