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Dim Sum,Kung Fu和Xiqu
Dim Sum,Kung Fu和Xiqu

西九戲曲中心開幕,朋友開車經過, 看到路牌寫的是「XiquCentre(戲曲中心)」,心感奇怪。

由識英文開始,我們就被教導說「中國戲曲」叫做Chinese Opera,這已是一個約定俗成的譯名,現在中大的「戲曲資料中心」、演藝學院的戲曲課程, 英譯都是用Chinese Opera。

連「上海戲曲中心」也是叫Shanghai Center of Chinese Operas,北京的戲曲最高學府「中國戲曲學院」, 英文都沒Xiqu, 而叫National Academy of Chinese TheatreArts。

於是,可以想像,在今日壁壘分明的香港,見簡體字普通話如見鬼的一班反對派眼中,這個剛揭幕的「Xiqu」招牌會有多礙眼。

黃媒以一貫醜化手法侮辱他們不認同的東西,於是西九戲曲中心的Xiqu譯名被揶揄為「屎渠中心」、「私處中心」、「西曲中心」……

不同意這種bad taste,但許多人也會心生疑問,為什麼是Xiqu?為什麼不是Chinese Opera?看看2013年6月立法會辯論中,八和會館副主席阮兆輝的鏗鏘發言,就會恍然大悟。

「戲曲就是戲曲,不是Opera。在Opera你看過有人翻筋斗嗎?有人揮水袖嗎?中國戲曲已存在千年,全世界華人共有三百多種地方戲,所以我們要用一個普通話譯名Xiqu。」大老倌阮兆輝解釋戲曲界為什麼堅持要用Xiqu這個字。

「為什麼中國點心不是Chinesedessert? 為什麼中國功夫不是Chinese boxing?為什麼日本能劇是Noh?為什麼歌舞伎叫Kabuki?為什麼別人可以有自己的定位,而我們戲曲就不可以? 」

這番話直如當頭棒喝,對啊,為什麼費林明高(Flamingo)不叫Spanish Dance?

既然中國有Dim Sum和Kung Fu,為什麼容不下Xiqu?戲曲不是Opera,因為戲曲不只Opera,我們的戲曲藝術比西方歌劇涵蓋面更廣。

中國戲曲都是地方戲,不單有我們熟悉的粵劇、京劇、越劇、川劇、崑曲、黃梅調,還有皮影、梆子、儺戲、花鼓、漁鼓、二黃、湘劇……共有367種,唱、唸、做、打是基本元素。

對比之下,西方歌劇主要是唱,唸白不強,武打更少,故兩者其實不可同日而語。況且西方歌劇源於貴族,中國戲曲來自民間,起步點不一樣,兩者並不對等。

從前我們國弱,只能依附西方標準來生存,向老外介紹國技時,只能用他們明白的語言ChineseOpera來推介。

西九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直言: 「戲曲翻譯為ChineseOpera已有過百年歷史,是一個錯誤和不妥當的名字。當我們要為戲曲中心命名時,我真不想在下一個百年仍然是錯。」

約定俗成的錯誤,應該撥亂反正,Xiqu這個字,不單是一個譯名,一個拼音,更是一種文化自信。

本文轉載自《大公報》2019年1月2日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網頁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0
支持
17
好正
7
幾正
6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