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許曉暉最後一份禮物
許曉暉最後一份禮物

我曾經以為,「惡」字大晒——「恃惡行兇」、「橫行無忌」是無敵的。為宣示個人政治目的,可以霸街阻路、粗言穢語、縱火打人,甚至禁錮校長老師、騎劫大學畢業典禮……「惡」像病菌,蔓延至整個社會,深入骨髓,毒害下一代!我感謝許曉暉,她用生命——用她最後一口氣,見證了「善」的力量。在惡浪滔天的政治濁流中,她像一朵蓮花。

許曉暉的從政路崎嶇不平,好端端從銀行的高薪厚職,大幅減薪棄商從政。她空有振興文化的抱負,卻因拉布而令文化局胎死腹中,還被插一背脊冷箭,揹着「不懂文化」的罵名。但她不以為忤,相反,為了讓資源匱乏的文化界感到受重視,不惜犧牲和家人相聚及休息時間,出席排山倒海的文化活動和典禮。我曾助有聽障的年輕畫家唐詠然,在荃新藝廊舉辦她首個個展,規模很小,記者不多,但許曉暉二話不說便答應我,周末準時來到,演說不需講稿,口才極佳。

許曉暉不計較政治得失,有女中豪傑的雄心壯志。我在追思會上,聽到她如何義不容辭地,幫忙在存活邊緣掙扎的社企謀出路,為出有聲書的文化團體找贊助……我心痛她把生命一點一滴地分給身邊的人。這一點一滴的善良,如滴水穿石,融化了惡意和敵視。許曉暉以她的生命,見證了善良的巨大的力量,讓我們看到——善良優於兇惡,真誠突顯虛偽,軟實力戰勝暴力,無私高於計算。

當她辭官之後,再無利益可以交換,甚至生命終結了。大家從心而發,以同樣至誠的感激,讚歎許曉暉。善良是無敵的,是她送給香港最後一份禮物。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2018年12月20日

圖片來源: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
支持
0
無計啦
5
令人傷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