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反對派疲不能興 23條應及時立法
反對派疲不能興 23條應及時立法

近期立法會西九龍選區補選,反對派再次落敗,建制派的陳凱欣亮麗擊敗反對派元老李卓人和馮檢基,令建制派在地區直選再下一城,以1816議席奪走反對派的分組點票權,同時終結了在單對單補選戰中,反對派向來以「六四黃金比」大勝建制派的歷史。

 

對反對派來說,這是響亮的「喪鐘」。多次補選戲劇性結果清楚表明,反對派陣營不僅失去大多數選民的支持,而且丟了大批「自己友」的信任。

 

反對派選舉失利早成趨勢

 

反對派的支持度下滑,可以追溯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李卓人、馮檢基、黃毓民、陳偉業、何秀蘭、范國威一大批反對派立法會資深議員均未能連任。兩年過去了,反對派似乎並沒有汲取教訓,競選立場和政綱依然為反而反。

 

補選失敗後,李卓人向支持者道歉,誓要反思競選工程;但同時卻把失敗歸咎於被人誹謗及所謂市民對政治「心淡」。

 

反對派陣營當日亦承諾痛改前非,不過至今不斷走數,那些有幸入到立法會的「老將」仍然只顧老生常談,享受豐厚薪金和津貼,望門興嘆的仍在試圖通過慣常的販賣恐懼,以及嘩眾取寵,年輕一代選民對這些「老餅」本就根本不賣賬。

 

只要有客觀反省的勇氣,反對派應該知道他們錯得簡單,就是他們嚴重脫離政治現實,在處理香港和中央、香港和內地關係的問題上,幾十年不變的一套「逢中必反」,包括反23條、反「一地兩檢」、悼念六四,根本已經沒有市場,舊調重彈,只會不斷失去民心。

 

反對派氣勢愈來愈來弱,苟延殘喘,但是仍然沒有反思的勇氣,沒有改革的決心,只有互相推諉,互相指摘。

 

有部分反對派口講「票源分散」是今次李卓人在西九補選失敗的主要原因,並指「盟友」馮檢基的執意參選正是罪魁禍首。不過,最最簡單的加減法也可看出,即使馮檢基悉數貢獻自己的12509張選票,李卓人依然會輸。

 

馮檢基並非唯一的代罪羔羊,區議員鄺葆賢是另一隻。公民黨元老、資深大律師余若薇直斥鄺葆賢沒有努力落區拉票,堅信如果作為前「青年新政」的鄺葆賢願意全力支持李卓人,選舉結果會「完全不同」。且不說鄺葆賢是否擁有扭轉乾坤的巨大能量,余若薇如此諉過於人,實在太過傲慢。

 

除了把失敗歸咎他人,反對派更是深陷無休止的內訌。據傳媒報道,民主黨新東支部摩擦不斷,包括柯耀林、丁士元在內的大批成員與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的不和,已逐漸加深;本月12日,終有59人集體退出民主黨。

 

據傳媒引述消息人士稱,這次不過是退黨潮的序幕,更多不滿民主黨領導的成員將會退黨。不斷有成員退黨的同時,招新人難度大是民主黨背上的一根又一根稻草。

 

從第一天開始,根本未夠班的黨主席胡志偉也無奈地公開承認,到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民主黨只能派出5060多名生力軍參戰,同時因為黨內新舊交替的關係,新人根本得不到足夠培訓。作為反對派第一大黨的民主黨尚且如此,其他黨派又有幾成勝算?

 

國安立法政府莫失良機

 

對於傳統反對派節節失利、本土派幸災樂禍的同時,向來與本土派眉來眼去的毛孟靜就「感到痛心」,認為大家都應「以民主為依歸」。實在想奉勸一句,本土派有把傳統反對派當作盟友嗎?這些「非建制派」口不和心不和,任何人可以對他們心中的「民主」運動有幻想嗎?

 

前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和今年的兩次補選,說明反對派一盤散沙,陣營內部雜亂無章,疲不能興。人氣是政治中最有價值的資產,反對派在這方面已經輸得徹底,價碼不斷尋底,目前看不到盡頭,沒有人有信心贏回選民的信任及支持。此時正是政府應該拿出魄力,進一步削弱反對派的好時機,褫奪應被褫奪資格的人。

 

鑑於建制派已經在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擁有大多數席位,政府是時候藉此機會推進一些拖延已久、應做而未做的重要立法,例如23條。

 

推動這條事關《國家安全法》的時機,可以說是稍縱即逝。建制派也應果斷修改《議事規則》,撥亂反正,根治拉布禍害,以求香港的長治久安。

 

本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81215

圖片來源: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支持
0
嬲爆
1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