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一哥原來姓涂
一哥原來姓涂

忽然有種「地球好危險,回火星去吧」的感覺。


因為你已經不知道這社會到底誰是判官?誰是兵?誰是賊?誰是邪?誰是正?


本該為民請命的議員,今日竟倒轉槍頭為疑犯出頭,質疑執法者的一二三四五,問為什麼不六七八九十。我即時想起警匪片常見的對白: 「差人做嘢唔使你教!」原來,現實世界並沒有這句台詞,差人做嘢,大家不單會教、還會批評、會懷疑、會推翻。


早前深水埗發生的地鐵襲警案,因現場女警向亮刀疑人轟了一槍,涂謹申議員前天就帶來疑犯兒子開記者招待會,官媒港台更請他上電台做訪問,指警察未盡力調查事件,又質疑警方為什麼不做大規模問卷調查搜證,涂議員更呼籲當日目擊案發經過的市民主動聯絡他。我幾乎以為,今日香港警隊的一哥姓涂。


議員和家屬公開聲討,說警方沒向疑犯家人交代調查進展,又投訴女警槍傷疑犯後對家人欠解釋……我不禁問:這裏還是地球嗎?還是世界變得太快了?維持治安的執法者竟然要向亮刀襲警的疑犯解釋?要向疑犯家人交代案情?更要為弄傷疑犯致歉?是與非、對與錯、兵與賊、執法與犯法……是不是已對調了位置?


聽電台訪問涂謹申,開始時他把疑人稱為傷者,說着說着,竟改了口叫「受害人」,一個拿着刀撲向女警的原來是「受害人」,再說下去,女警會否變成「槍傷無辜市民的疑犯」?


上星期在東涌已有反對派區議員行私刑,擅自查核內地導遊證件;今天又有立法會議員行私法,呼籲證人聯絡他提供案情資料,指點警方該如何搜證。我真的糊塗了,到底今日香港,是警察執法?還是議員執法?


一個只聽了疑犯家人一面之辭的議員,對案情能掌握多少?涂謹申根據疑犯老闆一句「地盤工當然隨身袋着鎅刀」,就認定疑犯: 「藏刀是理所當然,議員藏刀就話有問題啫」,那請問身為律師的涂謹申:牛肉佬是否可以拿着牛肉刀通街走?生果佬是否要提着生果刀四圍行?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香港的判官在法院,不是在立法會;香港的執法者是在警局,不是在議事堂。警察代表的除了是權力,還有信任,這些年反對派不單要削掉警權,還要破壞市民對警察的信任。為違法者護航,對執法者批鬥,涂謹申唸的法律、反對派追求的法治,原來竟是如此顛倒黑白的。


本文轉載自《大公報》2018年11月23日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0
點算呀
8
超無奈
49
嬲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