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愛國有罪
愛國有罪

年年如是的台灣金馬獎今年不太如是,奪得最佳紀錄片獎的台灣女導演傅榆領獎時發言:「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的個體來看待。」惹來一輪政治風波,甚至有傳中央宣傳部已明令內地電影不再參賽。

內地電影人也不是省油的燈,男星涂們頒獎時反擊傅榆說,很榮幸到中國台灣頒獎,感到兩岸一家親;評審主席鞏俐甚至拒絕上台頒獎。此外,導演張藝謀和影帝徐崢的慶功宴也不讓記者採訪,亦有多名內地演員提早離台返回內地。

典禮場面一片僵,網上更是硝煙四起。大會主席李安無奈只能拋出一句:希望就藝術論藝術,不要有其他政治因素干擾。頗有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的意味。

有話要說,選擇一個不合適卻能搶眼球的場合發難,似乎已成趨勢。香港就不乏這樣的例子,大學畢業禮尤其突兀,過去多家院校的學生便曾在畢業禮做出不文明的舉動,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羞辱主禮人。

中文大學剛舉行的畢業典禮中,有學生拉橫額抗議《國歌法》和23條立法,並稱要聲援政治犯。學生的抗議標語質問「為何不愛國亦是罪名」、「為何不肅立是件壞事情」,前者是偷換概念的典型,後者透露出無知和自大。

就法律說,在心中不愛國不能構成罪責,但在公開場合侮辱國歌就是另一回事。國歌是國家的表徵,國家是13億人民的國家,把公然侮辱國家表徵和人民的行為列為罪名,有理有據。自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但不能任令歪理把自由與愛國造成互相排斥,甚至把愛國視為負面的形容詞。

不肅立當然是件壞事情,不尊重任何人、任何國家都是壞事情。公開場合奏起國歌,在場人士肅立是尊重,也是禮貌。以禮待人,就像日常碰見老師和同學說聲早,是自然不過。進大學不光是學習知識和思考,格物之外還有明德。大學畢業了,還要別人教導見到師長是不是應該說聲早晨,真沒什麼好說。

金馬獎只是個頒獎禮,除非擾亂大會秩序或誹謗他人,主辦方對出席者的言行管不了,大家可以自說自話,因為雙方處於對等地位,也不用為對方的行為負責。大學畢業禮可不一樣,師長固然不能壓制學生自由發言,但同時有責任指出和糾正學生不是的地方,因為雙方有着教與學的關係。

畢業禮後,中大校長並無回應事件,顯然比李安更無奈,但息事寧人可害了學生,包括抗議的和沒抗議的。學生方面,倒不如問問自己:「為何愛國有罪」、「為何肅立是件壞事情」,或來得更有益、更有建設性。

本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23日

圖片來源:RTHK畫面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9
支持
2
無計啦
5
嬲爆
3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