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西方政治問題百出 香港要否追隨
西方政治問題百出 香港要否追隨

過去幾個星期,西方國家的政治令人哭笑不得,香港着實需要反思。

一是本月初,英國運輸國務大臣喬約翰遜因不滿脫歐談判進展而宣布辭職。加之早前7月脫歐事務大臣戴德偉及與主張硬脫歐的外相約翰遜等,喬約翰遜成為從文翠珊政府自兩年前脫歐公投以來第18位辭職的大臣。

英美「好戲」 教訓沉重

無獨有偶,喬約翰遜正是前外相約翰遜的胞弟,兄弟二人同屬保守黨政府大臣,一個支持脫歐,一個支持留歐,最終先後因不滿文翠姍首相的脫歐方案辭職。

喬約翰遜更直言不諱,認為英國「面臨來自二戰以來的最大危機」,呼籲再次進行公投。

運輸大臣並不是要求重新公投第一人,本月初,70多名英國商界領袖在報章發表聯署信,批評目前建議中的脫歐條款是「盲目」、具有「破壞性」的硬脫歐,嚴重窒礙商界將來投資,要求再次公投,強調選民應有權作「終極選擇」。

一般民眾忙於日常生活,對於複雜的國家大事,以及不同抉擇的複雜後果,無論怎樣關心時事,也可作出通盤考慮、明智決定嗎?2016年公投至今,經過長時間討論,英國人對脫歐及其影響有了初步明瞭之後不乏後悔之人,更有不少人認為在公投前被政客誤導。

不過,若是真的進行第二次公投,結果令另外一部分人不滿意時,是否要進行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公投?口口聲聲以民意為依歸的政客,也不能說清楚什麼才是最終的民意。即使最終反口而決定留歐,堂堂大不列顛帝國,昔日「日不落帝國」,曾經意氣風發要求脫歐,短短兩年時間態度180度轉變,把國際契約當兒戲?想問英國有何顏面哀求德國、法國及其他歐盟國家讓她留下?着實替英國尷尬。英國現在完全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

再看美國,被視為特朗普中期考試的中期選舉結束,雖然共和黨保住參議院控制權,但在眾議院,民主黨重奪失落8年的控制權。眾議院民主黨領袖表示,即將恢復對特朗普政府的制衡。

回看特朗普上台兩年的表現,在美國的制度下,總統大權獨攬,特朗普只要繼續厚着臉皮,就不可能被民主黨的眾議院制衡。早前被爆出涉嫌「通俄門」,用骯髒手法操控總統選舉,涉險當選後根本不收斂,而是高舉「退出主義」,目前已經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伊朗核協議,還威脅有更多破壞「美國優先」的協議需要退出。難怪網民諷刺道「退出地球好過啦!」

對外不講信譽,對內則蠻橫霸道。本月初,CNN記者因在白宮記者會上提出特朗普不喜歡的問題,遭取消他的白宮採訪資格。試想,這樣的情況若是發生在香港,哪位特首不會被批評至體無完膚?記協會否輕易善罷甘休?

民主理論 弊端顯露

當政者特朗普已經撕下作為「民主衞士」、「世界警察」、佔據道德高地的美國的最後一塊面具,令其國際形象由最優越位置一落千丈,醜態畢露。香港反對派日日標榜的西方民主,就是令英國如今進退維谷、美國今非昔比的「元兇」。也難怪反對派在近期的選舉中已經沒有再標榜西方選舉,沒有再叫囂「政改」「一人一票選特首」云云。

回到香港的政改,普選行政長官寫入《基本法》附件一已經28年,捫心自問,亦問問身邊朋友,有多少人仔仔細細閱讀過?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其中法律條文的含義?有多少人了解如此設計的深意?如果當年接受戴耀廷的建議就政改問題「公投」,只會陷入今天英國的困境。

有一本書《被自由消解的民主——民主化的現實困境與理論反思》,很好地揭示西方民主制度目前的狀況。西方民主制度是否已經走進了死胡同?是否仍然值得標榜?是否仍然值得追隨?是否存在更加合理、更加符合時代發展的治理國家、地區及社會的方法?這個問題值得全社會以至全人類反省及反思。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17日

圖片來源:UK Prime Minister專頁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搞笑咩
2
嬲爆
2
超無奈
4
好好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