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沒有英雄的年代
沒有英雄的年代

繼武俠小說泰斗金庸過世後,另一位文化界巨匠美國的史丹利(Stan Lee)也在94高齡離開,留下射鵰英雄和英雄聯盟等角色在世界兩端輝映,各自精采。


金庸和史丹利分別在小說和漫畫中創造了無數英雄。郭靖、楊過、張無忌等等陪伴較年長一代華人成長;蜘蛛俠、變種特攻、鐵甲奇俠等讓年輕人帶着滿腦子幻想入夢。儘管文化背景大不同,兩人創造的英雄人物也有共通點,就是金庸所說的: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媒體努力製造英雄


這些虛擬世界裏的人物,擁有傳統英雄俠士的氣質,能力和膽識過人,品格魅力非凡,守正不阿,即使滑頭如《鹿鼎記》中的韋小寶,面對大是大非亦能按良知行事。為國家以至社會整體利益,英雄俠士會直面外來的侵略,用膽識和能力守護大眾。郭靖和黃蓉為趙宋死守襄陽:蜘蛛俠保護皇后區以至地球,對照了蜘蛛俠第一集中一句著名的台詞:能力愈大,責任愈大(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現實世界中,社會、媒體以至政界每日都在努力製造英雄。財富英雄的浪潮早已退去,新一代的少年「英雄」不斷在生產線末端冒出頭來,黃之鋒、梁天琦、梁頌恆、游蕙禎,以至眾多所謂學界代表等等,都在政治圈子閃露過光芒。但無論一些黃絲傳媒如何大力吹噓,他們的能力、品德和責任感都遠遠攀不上英雄的台階。


無疑,這批少年「英雄」擁有衝擊執法人員的能力,加上伶牙俐齒,有理沒理也好,總能說出一番道理,動員搞活動隨便號召成千上萬的群眾參與。可是,真英雄的能力就僅是這樣?他們依靠暴力的匹夫之勇,充其量也只是莽夫一個,遇上執法人員強硬執法,便夾着尾巴逃跑,說不上有啥能力和魄力。


口舌便給,容易給人留下印象,卻不一定成就英雄大器。有這樣一個故事: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退休後,跟一位將軍閒聊戰爭,將軍引經據典說了一大遍,離開後,助理問艾森豪威爾剛才的典故,他說將軍提及的地名和戰役名稱都弄錯了。助理奇怪艾森豪威爾為什麼不予以指正,總統答:「我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很大程度是因為懂得收斂起自己的鋒芒。」(I got where I did by hiding my ego.)


少年「英雄」缺乏英雄的氣魄,也沒有承擔責任的大勇。


「本土民主前線」的黃台仰和李東昇在旺角暴動中趾高氣揚,到被帶上法庭竟怕得要死,棄保潛逃到英國,另一人李倩怡也遁逃到台灣龜縮,3人名字仍留在通緝名單上。


有少年「英雄」給法庭送進監獄,本是發揮英雄本色的好機會,可他們沒找緊這機會。他們關心的是為什麼要鋪床疊被,為什麼吃的那麼差勁,再不然三日兩夜找個藉口投訴懲教人員,原來的大義凛然已被這些小刁難喪送掉。若他們還不明白什麼才是英雄氣概,建議他們到荷里活道大館看看抗日詩人戴望舒獄中題壁的詩句,或者可以感受一下真英雄所表現的正氣。


也許這真是沒有英雄的年代,年輕人當不上英雄沒關係,但總不能當狗熊。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1月17日

圖片來源: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嬲爆
2
超無奈
6
令人傷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