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卓人與小麗
卓人與小麗
九龍西的立法會補選在即,劉小麗遭DQ後,李卓人按 Plan B計劃補上。近日見街邊一條橫幅,上面是李卓人和劉小麗二人的相片,乍看有種說不出怪異感覺。兩個理念、主張、背景、社群都完全不同的人,走在一起是因緣際會還是異數?
 
選舉中最起碼的基本條件是政治理念,而政治理念卻又把李劉兩人拉得這麼近、那麼遠。近的是兩人都說要追求民主,縱使什麼才算民主,不同人心中或許都有一把不同的尺;遠的是對國家民族的認同。
 
李卓人曾是支聯會主席。支聯會「堅持支援民運,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早日在中國實現」,某種程度上說,理應是個愛國組織。創始人司徒華雖不認同共產黨的理念,卻堅定地熱愛中國,絕不支持港獨。縱然現時香港的民主運動早已不同往日,但支聯會及李卓人亦絕不會跟港獨劃上等號,這亦是港獨學生杯葛支聯會活動的原因。
 
「小麗民主教室」也推動民主,卻跟支聯會的理念各走各路。劉小麗曾與香港眾志和朱凱廸等人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提名期結束後共同聲明:「我們的共同政治綱領是『民主自決』」,以及「我們定必捍衞『香港獨立』作為港人自決前途的選項」等。可見劉小麗是個堅定的港獨支持者,而她本次補選資格遭取消亦與其港獨理念有關。國家的統一和分裂是陽關大道和歪路的分野。
 
在政治層面,李劉兩人有着基本的矛盾和衝突。在社會層面,李卓人在職工盟及工黨均任要職,活動綱領一直是為打工仔打拚和爭取權益。山竹毀路,政府未宣布放多一日假,他指摘是林鄭眼中容不下打工仔;首富李嘉誠退休,他批評李嘉誠未有「發財立品」,亦不忘回憶當年自己帶領的碼頭工潮,抗議李氏財團不加薪;現在國家搞「一帶一路」,也又跳出來說「一帶一路」是損害非洲打工仔利益,他的工運戰士形象已經走向國際。
 
至於劉小麗博士一出道的形象便是年輕、有學識,她的支持者也普遍較為年輕和激進。如果李卓人和劉小麗的支持者站在一起,大概不難把兩批人區分出來。她鼓吹青年人重奪未來,認為「解放進步的先決條件,首先便是對文化價值的重新關注和建設」。即使她試圖走進小販階層,能夠引起的社會效應依然遠遠及不上她「老師」形象的影響力。
 
一個即將過氣的老政客,為了最後一搏,再戰江湖,於是便選擇與理念、背景毫不相同的落難新星結盟,希望可以把那些原本永世沒可能支持自己的選民也收入麾下。
 
至於落難新星,自然也不想自此默默無聞,為人所遺忘。此時有人利用自己,而自己又何嘗不希望被利用,哪管對方與自己的理念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塊去。
 
如此兩個大不相同的人,居然結成同盟,走到一起,只好說句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反正政治圈內難有真友誼,只有便宜。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 2018119
 
(編者按: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包括:陳凱欣、馮檢基、李卓人、伍廸希及曾麗文)
 
原圖:港人講地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
無意見
3
超無奈
12
好好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