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餘歲的港青,中學後負笈英國,研修法律及政治。本欲投身於江湖,卻見波譎雲詭的時政,與其淌這渾水,不如廣邀同路朋友,談笑風生,以法論政,於建立屬於大家的一片「余唐」。 個人Facebook:www.facebook.com/yu.t.205
作者其他博評
中國對美的債劵牌
中國對美的債劵牌

中國政府早前透露,已減持約三十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消息一出,配合在貿易戰持續升溫及環球局勢的不明朗因素等背景下,國際市場開始憂慮全球經濟大局的前景。回顧歷史,二戰後美國一直以發行國債刺激經濟,鞏固其最大經濟體地位,美國發債量於1945年戰後時期及2008年金融海嘯來襲期間,兩度曾攀至高峰,而美國的財政,亦因國債的發行而渡過危機。筆者認為,中國選擇在這個時候進一步減持美國國債,除可推斷中國正為長遠拉鋸作彈糧準備外,亦可以理解為中國對美國的警告。債務要穩定,必須要有購債投資者的支持。前任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齊爾頓(Chilton),也形容是次減持為中方對美近來一系列的抵制攻擊的抗議(Finger in the eye)。

 

美國財政隱憂

 

自特朗普入主白宮後,其施政急於數字上的冒進,主動掀起貿易戰,破壞與盟國關係,同時又不擅管理國家財政,使得在經濟本算穩健的美國,變得債台高築,同時又入不敷支。美國債務,由從前經濟的「靈丹妙藥」,變成另一個財政泡沫。美國財政負擔有兩大隱憂:人口老化及收入不足。戰後嬰兒潮的人口漸入暮年,在照顧長者上以醫療為首的公共開支將逐漸增加。這些數目,原本可以透過國內稅收維持,然而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年尾通過了稅務法案,減低國家的稅項收入時,卻沒有在開支上節流。雖中低層對特朗普此舉頗為受落,然而從國家經濟來看,美國的財政壓力進一步加大,令到美國對債務的依賴度日益加大。

 

然而,特朗普政府似乎未留意到國內的種種財政隱憂,盲目地向全球不同合作伙伴挑起商業糾紛,當中以中美貿易戰打得最烈。根據美國統計數據,美國一年共購入全世界三成的貨品,而美國僅能製造並自給一成三的產品。美國的消費模式將不可避免地依賴進口。在成本及國內產能的考慮下,中低端的裝嵌工序,必然會外判至其他國家。筆者曾數次指出,特朗普的關稅政策,只會損害其國內的消費者。

 

美國的債務危機

 

若將現時債務的問題一併放進討論,便會發現,一個美國債務危機,正悄悄逼近:聯儲局一方面面對因關稅及市場帶來的通脹而推行加息方案,但另一邊廂,加息將意味著美國的負債量將進一步提高。事實上,按IMF的數據顯示,美國將是惟一一個預期債務對GDP比率出現上升的發達經濟體。外國更有經濟討論指,假若持債國以為求套現,以低於市價的價位賣出美債,相關債務的實際利率將會再提高,連帶國際市場的物價一同上升,最終將由高端消費者,即美國的消費群眾承受差額。

 

令人更為擔憂的,是萬一爆發新一波經濟危機時,作為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在龐大的債務背景下,已無空間再採取如2008年「量化寬鬆」、發行新債的方法面對。在新興市場的貨幣不穩情況,配合美國向國際社會的不斷挑釁,環球政經大局能支撐多久,沒有人敢說。因此,中國減持美國國債,可理解為向美國作嚴正提醒和警告的舉措。作為美國債劵最大的海外投資者,中國有條件於債務市場上影響美國的消費及財政穩健程度。中國亮出債務牌,亦顯示出中央已將是次貿易戰當作長期對壘,必須認真作戰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當以中俄日三國為首的持債國正放售美債時,地球另一頭有一國家在特朗普上台後,購入了比2014年達近兩倍的美債,這個國家,正是特朗普不願制裁,諸加庇護,近日出現疑涉王儲下令殺害流亡記者卡舒吉的沙特阿拉伯。



圖片來源:RT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88
支持
15
幾正
19
超無奈

評論

  • JTHK
    JTHK
    8月前
    0 回應
    中國官方曾經表示過不會拋售美債,這是大國要承擔的債任與風險。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與沙特聯手,石油美元政策實施後,全球所有經濟體已被縛上了美債的戰車不能自拔。中國大舉拋售美債,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更對全球金融做成震盪。中國目前減少美債,相信是因為貿易戰,中國已盡量減少買美國貨,對美出口亦受打擊。再加上要規避美國對伊朗制裁,中國好像已用人民幣及實物跟伊朗換石油,目前是中國對美元沒有很多需求,亦沒有美元收入,沒有必要買美債。貿易戰及伊朗制裁看來是幫助人民幣國際化提速,美國如料不及。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