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國華,2006年退休前為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曾任中華能源基金會副總裁,現為香港齊心基金會董事。
作者其他博評
擁抱大白象
擁抱大白象
高鐵通車之後,港珠澳橋又落成。部分傳媒循例找碴,有說點到點的時間省不了多少,亦有說口岸外的綠化工程未造好、過境巴土司機不熟路等等。一位長者打電話給電台說,首日通車甩漏總有,但坐車經過宏偉的大橋,根本就是享受。寥寥幾句,勝官員的千言萬語。
 
大橋開通,市民雀躍之餘,還可以看到橋上另外一場精采表演。視察大橋香港段時,7名立法會反對派議員,包括范國威、陳淑莊、鄭松泰、區諾軒、黃碧雲、譚文豪和毛孟靜,歡天喜地的在橋上打卡拍照。
 
網上傳來,有好幾人還在廣東邊界的交通指示牌下擺「甫士」。記憶中,7人絕大部分都是反白象派,任何稍大規模的基建項目都被他們打成大白象。
 
相傳大白象源自泰國,當時的暹邏王會把白象賜給他不喜歡的人,因為養白象花費大,又沒有實際效益,怎樣處理好確是個大問題。只是,白象也不是毫無用處,神話中印度教和佛教的天神都有用白象作座騎,就看你怎樣看待。
 
網上還有一段短片,應該是范國威出席選舉論壇時的紀錄。范被對手質問是不是反對建港珠澳橋,他說:「我認為跨境大白象基建工程係淘空咗、用咗我地香港納稅人嘅公共財產。」又問,你在橋通車後會不會用?答:「我係好少用呢條橋嘅,我相信係。」再問,你日後搞回大陸的地區活動是不是一定不用這橋?答:「呢個係日後嘅事嘞。」噓聲一片,答案已擺在桌上。
 
政客在競選時講空話廢話,市民見怪不怪,但市民不能接受謊話,出爾反爾。在議事堂上,我們一再見到反對派議員阻撓香港向前行,逢基建必反,高鐵、港珠澳橋、沙中線,還有最新的東大嶼填海計劃,理由似乎只有一個,就是大白象。比喻變成證物,政客亦漸漸變成象奴,要依賴白象維生。
 
多年前被罵作大白象的龐大基建工程,當數半山行人電梯、地下鐵路,記得尖沙咀文化中心和香港中央圖書館好像也捱過罵。現在很難想像沒了這些設施,香港會是怎個模樣,又會有多少人要吃苦頭。剛出世的白象東大嶼填海計劃更不幸,在嬰兒時代已遭虛無縹緲的政治口號掩着口鼻,看似要窒息夭折。
 
討論填海工程是不是大白象,看看港島北岸和九龍半島東西岸住了多少人便曉得答案,因為都是填出來的土地。真想知道,香港的填海區住上了多少罵象客!
 
政客挑剔政府施政,天經地義,但即使罵得再沒道理也好,多少總得抱着點原則,對好錯好,都算自己的。說一套、做一套,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兩面三刀,政府和大眾都不好應付,軟刀子殺人不見血,硬刀子殺人不留情,險刀子殺人防不勝防。殺的不是白象,是香港的未來。
 
原文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181026
 
原圖:網上圖片、黃碧雲Facebook、毛孟靜Faceboo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驚訝
3
好喎
16
搞笑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