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城市智庫召集人、觀塘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主席、民建聯中常委∕家庭事務委員會主席∕觀塘支部副主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常務會董、九龍社團聯會秘書長。
作者其他博評
誠之者 擇善而固執之者也
誠之者 擇善而固執之者也

920日,有反對派的名嘴在網上電台形容馮檢基是「大奸狗」,這是相當惡毒的稱謂。


筆者想起佛印禪師和蘇東坡的一個故事:有一天,佛印禪師和蘇東坡在坐禪。

蘇東坡問禪師:「禪師!你看一看,我坐在這裏像甚麼?」

佛印禪師仔細端詳說:「好莊嚴!學士眉眼慈柔含笑,身相端嚴,就像一尊佛祖。」

過了一會兒,佛印禪師對蘇東坡說:「學士!你看看我,坐在這裏像甚麼?」

蘇東坡回答:「禪師!我老實告訴你,你就像一堆牛糞。」

佛印禪師聽了毫不介意,只是呵呵一笑。

後來,蘇東坡的妹妹聽完哥哥勝利的經過,嘆了一口氣說:「哥哥,你輸了!」

蘇小妹說:「哥哥,人家禪師心中是佛,他看你就是佛,你的心中是牛糞,所以你看到禪師就是牛糞呀!」

自從311日的立法會補選以來,馮檢基堅持要用一個尊重民主初選機制,決定由誰代表反對派參加立法會的補選。《禮記中庸》:「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

擇善,必先知善之所在。反對派自稱「民主派」,卻容不了民主聲音,不遵行民主之道。自己所確定的初選機制,卻為排斥當時排在第二位的民協馮檢基,而搬動龍門,強迫馮檢基退出“Plan B”人選。這次,又以直接「欽點」李卓人為“Plan B”人選,否掉了初選機制。在馮檢基看來「民主機制」是民主的要素,「民主」就是「善」。

固執,必需有過人的勇氣。反對派陣營不以民主機制決定參選人,而以因人而異的預期選舉結果作支持某人參選或不支持某人參選,形成一種反民主的霸道。若有人想在其中自保,最好就是聽任擺布。想挑戰反對派內部的霸道行為,必然要有足夠勇氣。馮檢基堅持民主原則,無疑是逆流而行,必然受到強大的衝擊和打壓。

當看到馮檢基遭受徒子徒孫「食碗面,反碗底」時;當反對派動員一切可動員的力量和言論打壓同陣營的馮檢基時,筆者看到愈來愈多人感到「士可忍,孰不可忍」,發出心聲「假如我是馮檢基,我會參選」。如筆者早前預計「哪裏有打壓,哪裏就有反抗」。

馮檢基參選即是反抗,也是踐行其民主信念的勇氣和行動,想必也得到陣營內的志同道合者和廣大的支持者的鼓勵。

(編按:已報名或宣布參加九龍西補選者,有劉小麗、馮檢基及陳凱欣)

原文轉載自《都市日報》20181004


原圖:文匯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講得好
0
唔係呀哇
2
無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