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災難教育
災難教育

IQ、EQ我們聽得多,前者是智力指數,後者是情感智商,其實這世上還有兩個Q:AQ逆境智商,和MQ道德智商。最近看日本大阪風災和北海道地震,我深深體會,沒有從小的深耕細作,AQ和MQ是學不來的。

活在地震板塊,伴火山而睡,四面環海,求救無援,生長在一個地理上多難的國度,於是自小就培養日本人一種災難教育,由幼稚園開始已不斷有避難演練,習慣了,災難來臨時,就少了一份驚惶失措。

朋友嫁到北海道,地震一來,全市斷水斷電,入夜烏黑一片。沒電做飯,朋友一家決定走到附近的酒店碰碰運氣。酒店雖有後備發電機,但電力不足,餐廳沒開。

朋友不是住客,服務員大條道理打發你走,但他們卻引領朋友進入一個臨時飯堂,那是給酒店客人取水取乾糧醫肚的地方,那裏有很多充電器,讓大家為手機充電與外界保持聯絡。以上服務,全部免費,並開放給所有人。

翌日,市內超市、便利店通通開門,水、餅乾、麵包、蛋糕,所有生活必須品,不論大小,一律一百円(約港幣七元)。朋友說,商舖老闆沒有趁機發國難財,已是很高的AQ(逆境智商),重要是,受惠的人也要有很更高的MQ(道德智商),才能成就這種守望相助。

朋友說,市民靜靜排隊等幾個鐘並不算奇蹟,進店後大家只買自己當日需要的份量,半點不多拿多買,才是奇蹟。

我們打一個風,超市乾糧給搶購一空,一買是幾日份量,卻沒有日本人那種心思:你買那麼多,排在你後面的人還有得買嗎?災難中的道德,才是最高的智商,日本人的災難教育,原來不僅教如何逃難,最重要,是教守望相助。這一點,我們仍望塵莫及。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8年9月11日

原圖:新華社資料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支持
2
好正
0
無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