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Martin的美麗解讀       
Martin的美麗解讀       

二次大戰時有個叫MartinMartin Miller)的人被納粹黨逮捕了,受盡凌辱。大戰過後,納粹遭審訊,Martin Miller站出來作證,別人以為他一定痛罵納粹黨,可是,Martin卻說: 「納粹黨出來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然後納粹殺猶太人,我也沒站出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納粹再捉天主教徒,我依然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直至納粹來逮捕我,那時,已經再沒有人能站出來為我說話……

 

這故事,可能好多人都聽過,反對派的論述都是用這種引人入勝的故事來包裝,那年「佔中」,金鐘戲台上上下下的「佔領」者都會說這故事,尤其當記者問「你為什麼會站出來」時,這個Martin Miller事跡更成了model answer,然後再加句吶喊:「香港人,站出來為自己說說話吧!」


反對派的成功處,就是懂得站在道德高地為歪理找美麗解讀。

 

我第一次聽這故事,是1998年跟李柱銘做專訪時,他說,我都是Martin

 

那是回歸後第一年,李柱銘的角色來了個大轉變,由殖民地年代的藍血人,紆尊降貴學瞓街,我訪問他,他說得老實:「民主黨的助理成日鬧我着衫好British,好難改,大狀出身,習慣咗……我不搞慣社會運動,我是政治家,跟他們不一樣……你可以叫我幫市民申請綜援、搞蛇宴,但其實我覺得這些事情好瑣碎,老實講我唔鍾意做,冇理由叫貝理雅、馬卓安做這些事吧?係咪?」

 

李柱銘說,他是個「窮大狀」。住的是半山三千呎大宅,日日對着180度維港無敵大海景呻「窮」,於是練出一身睜着眼睛說大話本領。

 

大狀能言善辯,20年前的我,聽MartinMartin,猶如今日年輕人,聽得耳順、聽得神往。

 

經歷多了就明白這只是一種掩眼法,反對派最擅長用精彩故事美化今日的違法行為,同一個Martin Miller故事,想一想,用來形容今日香港,一樣貼切:當「佔中」時你不作聲,擲磚時你不譴責,選舉時你不投票,有一天, 「港獨」來了,你不要抱怨,因為你從未為自己發過聲。

 

道德高地,根本不屬於反對派,只是建制派從不懂得爭取。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18824

 

原圖:文匯報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
支持
1
好正
0
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