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23條立法不能再拖
23條立法不能再拖
早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結束後,就有明事理者預言:反對派不同勢力之間難以合作,將來定會四分五裂。彼時反對派眾人卻深不以為然,整日在立法會上演「大團結」戲碼,成群結隊提出不可理喻的修正案,團結一致瘋狂拉布,「齊心協力」阻礙民生項目……不過兩年過去,反對派似乎走向另一個極端——派系內部四分五裂,在議會上的表現愈來愈弱勢。

反對派四分五裂

前幾天香港民族黨被指危害國家安全,面臨取締。民陣為其造勢發起「廿三條近了,港人要覺醒」遊行。本以為反對派又要集體上演「被迫害」的戲碼,幫盟友民族黨鳴不平。誰知各黨派出席人數寥寥,且只有6名立法會議員現身;其中更有政黨羞於舉旗,美其名曰「親身出席比舉旗更有代表性」,更有人把原因歸咎為與書展活動撞期。四分五裂事實擺在眼前,各種企圖掩飾的藉口都顯得蒼白無力,可悲、可笑。

早前反對派為宣誓儀式上搞事被取消議員資格的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舉行「反對褫奪議員資格」集會,反應冷淡,參加者不過百人。反對派口口聲聲堅持自己是民選議員,如今民意竟都離他們而去。

曾經是香港青年參政議政「靈魂人物」的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就在社交網絡感嘆自決派已經失去議會資源支持,話語權和薪津等都大打折扣,迫切需要轉型。想問這位青年朋友,當日衝擊立法會、在議事廳搞事擾亂秩序、騎劫民生議題的底氣在哪裏?有無考慮過為何立法會任期剛到一半,就會落到如此田地?

此外,馮檢基從民協出走,跟鄭宇碩對罵;何秀蘭和工黨的矛盾;梁耀忠和街工的決裂,更是黃腫腳不消提了。甚至莫乃光也說泛民只能打守勢波。

反對派選立法會,輸的輸、退的退、DQ的DQ,如今又四分五裂、內訌不斷,特區政府應當及時處理棘手及核心的難題,23條立法就是其中一件。23條立法不單是香港的憲制責任,更是保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手段。

早在2002年,特區政府就有意進行第23條立法,明令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但反對派以言論自由為由煽動市民上街抗議,令23條立法無疾而終。所以今日戴耀廷能夠於煽動了佔中、青年新政能夠大事宣傳「Hong Kong is not China」後,仍然滿嘴歪理。香港在國際間的處境太複雜,沒有《國家安全法》,等於任人為所欲為,危害國家安全。

有反對派前助理近日出書。在書中披露真普選聯盟接受了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助戴耀廷策動「佔中」的內幕。書中還揭露,NED旗下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更是試圖干預2016年立法會選舉,細節到記者會提問。戴耀廷以及反對派勾連外國勢力,是否只是捕風捉影?現在中美貿易戰激戰正酣,香港被外國勢力利用的機會愈來愈高。沒有《國安法》,誰能保證沒有外國勢力趁機進入香港?誰能保證外國勢力不是把香港當作反中亂港、分裂國家的大本營?

23條立法現今不僅是憲制責任,更有現實意義,香港必須在發生更加嚴重威脅國家安全的事件前,進行23條立法。更重要的是立法23條的工作是實質,而不是過場式的,香港政府需要嚴肅擔負起國家賦予的憲制責任。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7月28日

原圖:港人講地資料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