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咖啡的中產,前顧問公司高層;工作生涯游走於公私營機構之間,出入政圈,耳聞目睹不少政壇大小軼事。
作者其他博評
假道歉與真護短
假道歉與真護短
「獲得」、「取去」、「做得好錯」,這個人始終沒承認自己是「搶」了人家的東西。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搶手機案,連日來佔據了本港各大媒體的頭條,他強搶政府小女職員的手機固然令人側目,但令人不齒的是他連日來的「唧牙膏式」道歉、諉過於人的語言偽術。他所屬的政黨民主黨從主席到中委,到退下來的大姐大劉慧卿都紛紛與他割蓆;一向盲撐反對派的《生果報》也字裡行間叫他「自行了斷」、辭退議員一職。
 
有論者認為民主黨以退為進,讓許智峯爭取選民同情,把他「放生」;亦有論者謂許智峯本身都是「得罪人多」,一向自我中心,不肯認錯,以致大家都趁此機會「搞掂佢」。是耶非耶?或許大家可以當花生看。
 
反對派護短花樣多
 
今次許智峯一案,也是一面「照妖鏡」,就如之前「自己友」司馬文僭建甚至霸佔官地時,反對派默不作聲;今日,許智峯是否已犯案,相信連中學生都可作出清晰判斷時,不少反對派人士卻不是龜縮了,就是滿口胡言,例如毛孟靜就大玩「語言偽術」說許智峯是「行為魯莽,但不涉誠信」,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一句回應也沒有,另外經常就不同事件「說三道四」的林卓廷今次也變了「鵪鶉」,沒有以前執法人員身份來發言。
 
倒是一向都「未討論先激動」的自決派青年政客黃之鋒、黃浩銘及岑敖暉等人來得直接,拉著「與許智峯同行」的橫額出來盲撐許智峯。反對派支持錯到離譜的許智峯,花樣各有不同,但是否始終為了轉移視線呢?許智峯已極可能同時犯下幾項刑事罪行了,任何形式的包庇,只會是欲蓋彌彰。
 
自我年輕政客諉過於人
 
反對派的年輕政客為何「越做越激」、「越做越錯」?今次許智峯搶手機事件,再一次證實了部分年輕人被寵得太自我中心,太自以為是了。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在他們腦袋先灌入一些歪理,例如為民主、人權和自由就可違法達義,這些年輕人就更目空一切,行為就沒有任何規範,例如「佔中」、衝擊校務會議、參與暴動、暴力抗爭等,許智峯早有在議會鬧事的「往績」,今次他搶手機,以語言偽術諉過於政府侵犯私隱,又可有臉紅?!
 
奉勸反對派勿再繼續護短,就讓犯錯的青年學會為自己的錯誤負責和承擔後果。
 
原圖:大公報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