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重開東翼前地果然出事
重開東翼前地果然出事

人們都希望一年之初能有好開始、新希望。然而,反對派組織民陣發起的元旦遊行,卻在2018年第一天已經重演過去多年他們的經典戲碼,衝擊政府總部,強行佔領,搞到烏煙瘴氣。

政府上周為釋出善意,決定重開封閉3年的東翼前地,恢復該地方為車輛、訪客和職員通道,公眾集會或遊行則可以經過申請而使用,開放時間為上午10時至下午630分。今次民陣「守護香港」大遊行是東翼前地重開後,政府第一次允許示威遊行人士進入,結果「不出所料」地發生暴力衝擊。

民陣遊行 暴力收場

參加遊行人士雖然獲得許可,可以進入政府總部東翼前地,但其中約有20名激進示威者強行佔領以圍欄圍住、禁止入內的中央旗桿位置,期間更推撞保安員,導致對方受傷送院。雖然民陣於傍晚宣布遊行結束,但根本不想或者無力控制示威者,直至夜晚12點,仍有示威者不肯離開。決策者應該學會這個現實:要防的不是一般示威者,而是博亂的激進派。

事後民陣召集人卻詭辯當晚只屬「小型衝突」,在任何意見不同的地方都會發生。但什麼是「小型衝突」?在廢置片場製造爆炸品的只是3個人,夠「小型」了,出起事來,我們要追究民陣、追究現場的警察,抑或追究負責管理東翼前地的政府行政署?

筆者一直認為政府重新開放東翼前地是危險的決定。自2012年反國教集會、2014年反新界東北衝擊立法會,以及非法佔中以來,反對派一直視政府總部為宣洩自己政治信念的目標。今次聲稱「守護香港」、其實是「破壞香港」大遊行中,示威人士根本把政府總部等同「衝擊目的地」,進入東翼前地就是為了暴力、為了搞事。這不禁令筆者想要反問,反對派幾年來數次強烈要求開放該地方,原來只為方便衝擊和搞破壞?

政總大樓 危機四伏

政府總部大樓不同於其他一般商業大樓,兩司十三局均有辦公室在此,更不用說旁邊還有行政長官辦公室,整個小區就是機關重地。世界並不太平,外國就有不少獨狼式的襲擊,在這個700多萬人口的大城市,只要有一個人有樣學樣,在政府總部大樓工作的數千名公務員便會身陷險境。

政府總部大樓當年的設計理念是「門常開」,完全沒有考慮安全問題,地面一層用的全部是玻璃,極之容易撞破。先不說外國政府的總部大樓有沒有這樣的設計,近年政府總部大樓的安全風險確實大大增加,當年沒有想過有人會佔領中環、會衝擊立法會大樓,或會在旺角發起暴動,今天呢?我不必、也不想在這裏指出種種衝擊政府大樓的簡單而有嚴重殺傷力的可能做法,只是說我們必須居安思危。重開政總東翼前地,尤如打開了一個缺口。

反對派總是利用各種藉口攻擊政府,重開政府東翼前地只是其中一個。即使在東翼前地關閉的幾年中,又或者當舊的政府總部設在用圍欄封閉的下亞厘畢道政府合署,反對派不是一樣「逢年過節」就搞示威遊行嗎?言論集會自由有受到影響嗎?筆者想提提政府,一定要做好防範,保護好在政府總部出入的市民,以及政府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


原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20180106


原圖:港人講地圖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