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教育促進會(香港)於2015年由一群矢志於推廣中國歷史知識的青年人創立。本會宗旨為希望香港各界,特別是年青一代多加認識祖國的歷史,從而培養身為中國人應有的民族感情,並擁有為國家創造更美好將來的使命感!本會的創會及現任會長為杜礎圻,而周浩鼎及陳志豪則分任總監及第一副會長。
作者其他博評
中史必修 功照千秋
中史必修 功照千秋

本文作者為中國歷史教育促進會(香港)會董周軒諾

 

特首林鄭月娥在1011日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在2018/2019學年起要把中國歷史列為初中的獨立必的必修科。特首此舉無疑是造福香港下一代,並有望藉此奠下青少年之愛國觀。皆因認識歷史正正是熱愛國家的第一步。

 

近儒梁啟超在其1902年面世作品《新史學》的序言中曾開宗明義寫道:「史學者,學問之最博大而最切要者也,國民之明鏡也,愛國心之源泉也。」一針見血地道出歷史與愛國兩者之間的關係。歷史乃「愛國心之源泉」,這是毋庸置疑的。

 

不學習歷史就代表不愛國嗎?只愛眼下的國家就不算愛國了嗎?是的。正如愛一個人、愛父母或愛自己一樣。不認識愛侶的成長路,不肯了解愛侶遭遇過什麼,如何去愛現在的他/她?不知道父母經歷了什麼,不知道他們在哪兒出生、居住、唸書、長大、拍拖、工作、生育自己,又如何談得上孝順?愛自己亦一樣,不了解過去的自己,不懂得總結過去的成敗得失,怎去愛現在及將來的自己?不吸取國家一路走來的教訓和經驗,如何談得上愛國?從公元前的「三皇五帝夏商周」到「元明清後帝王休」,再到新中國建立前後的歷史,起碼要有一個基本的認知,看看祖國以前發生過什麼?咱們為什麼叫漢人、唐人、中國人、龍的傳人、炎黃子孫?咱們的國家為什麼叫華夏、神州、中土、中原,中夏、中華、中國?翻開文獻古籍,自然尋得答案。

 

法國於普法戰爭(1870-71)落敗後,跟普魯士(德意志帝國)簽署了喪權辱國的《法蘭克福條約》,把阿爾薩斯及洛林兩省割讓予德國。阿爾薩斯割讓給德國後,德方禁止該地區的學校教授法語。法國作家都得(Alphonse Daudet)1873年發表的小說《最後一課》(La Dernière Classe) ,便是以阿爾薩斯某所鄉村小學的學生被迫改學德文一事作題材,通過描寫一個小學生上最後一堂法文課以及向母語告別的情景,生動地表達出法國人被異國統治的痛苦和對祖國的熱愛,反映了法國人濃厚的愛國情感。自此《最後一课》成為一代又一代法國人愛國主義的代名詞。筆者記得唸中五時上世界歷史課要做歷史資料題(Database Query,簡稱DBQ)練習,有一次老師派給全班同學做的DBQ,正正是《最後一課》之節錄本。時至今日,《最後一課》在中國内地仍被列入學生的語文教科書裡,就如聞一多《七子之歌》和梁啓超《少年中國說》一樣,曾在内地上學的人大多對此記憶猶新。讀罷此三篇佳作,愛國精神油然而生。所以,閲讀歷史其實就是等於學習如何愛國。假如不讀歷史,怎得知孔子、孟子、荀子、曾子、董子、朱子、陸子、程子、周子、老子、莊子、列子、商子、尸子 管子、孫子、吳子、墨子、惠子、鬼谷子、韓非子、淮南子……等先賢的智慧?怎得知《詩經》、《楚辭》、先秦散文、汉赋、唐詩、宋詞、元曲、明清章回小说以及四字成語等精神文明的絢麗?怎得知我國外交家顧維鈞先生説過「中國不能放棄孔子誕生地山東,猶如基督徒不能放棄聖地耶路撒冷!」這番擲地有聲的愛國名言?由是觀之,歷史與愛國兩者關係密切。讀好自己國家的歷史,才能更好地愛自己的祖國。

 

行政長官有心做好本港中學生的中國歷史教育,需要點讚,筆者祈望香港下一代能藉此奠下正確的愛國情懷。果真如此,則「中史必修 功照千秋」!

 

原圖:港人講地資料片段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

  • jthk
    jthk
    7月前
    0 回應
    讀歷史最重要是先讀代史,因事件跟目前政治經濟發展息息相關。讀了近代史要尋求更深入理解就會再向前追溯源頭。讀中國近代史亦需要讀世界史,否則就缺乏宏觀角度,做成今天的泛民主派盲目反中支持民主,原來連民主也不大清楚,民主目前是否適合自己國家也不大清楚,即是沒有好好思考與論證,就將全國人民的福祉作賭注,極之不負責任。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