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資深傳媒人,中學畢業後任《英文星報》記者及採訪主任。曾加入廉政公署,其後升至總新聞主任一職。1985年出任《英文虎報》總經理,及後兼任總編輯,期後更出任星島新聞集團總經理,兼《快報》出版人。現為公關公司負責人。
作者其他博評
為和平及普選冷待6•22投票
為和平及普選冷待6•22投票

希望爭取2017 年普選行政長官,及維持香港和平的香港人,請冷待佔中6•22 的所謂投票,令佔領中環無疾而終,讓政黨和中央踏上談判之路,帶來普選!

對,只要大家什麽都不做,當它沒有發生,就可以一舉兩得,保持香港和平,及讓香港走往普選的正途。當然佔領中環主事者會不同意,無論大家如何想,請容我詳細解釋我這個請求。

先談和平。佔領中環是香港近50年第一次有人公然預告及推行犯法行為,雖則美其名及包裝為「真」普選,愛與和平等,現實是一旦發生,香港整體會嚴重受傷害。所以令佔中行動不能成功是「幫港出聲」的目標。問題是如何才能達到?

最理想的結果是佔領中環行動受主體港人反對,隨着來的結果是不多人參加(死硬激進分子肯定少不免,簽名參加者至今有2500 人)。佔中失敗的目標已經幾乎達到,雖則佔中尚抱一線希望,但一旦連投票人數也不達標時,他們怎也不能不面對現實。老實說,投票是什麼一回事?當佔領中環叫香港人選(a)公民提名、(b)公民提名或(c)公民提名作為港人認同的戰線,來和北京作「攤牌」藉口,背後希望達到什麼目的?因為3 個選擇都只是公民提名(即是沒有選擇) , 同樣違反《基本法》,肯定不受北京及特區政府接受。既然公民提名不可能導致普選,實在的授權只可能是「支持佔中搞亂香港!」大家是否願意給佔中這個「搞」的權?

佔中三子及其背後的主子其實知道大部分香港人不容易受騙,所以多加一條問題,希望蒙蔽大家來投票。新加的第二條問題基本上是問大家願不願意接受原地踏步!問題大家都明,但背後用意為何,值得一論。

泛民過往20 多年一直高調地說爭取普選,大家聽多了。請想一想,泛民分子支撐的佔中運動在這兩組問題有哪一處會是促進普選?一方是投票支持普選的破裂,而另一面是「我們打沉普選,你們贊成嗎?」

假如說泛民是希望2017 普選不能實現,大家會否覺得說法太離奇?但佔領中環至今的步驟,任何分析,都只能作出結論:他們寧願沒有普選,也要找藉口來佔中。至於各個泛民黨派支持者,誰是「天真無邪」,哪個是騎虎難下,未找到下台階,或其實是陰謀策劃者,遲早自有分曉。

這個「打沉」普選問題有兩個作用,一是希望吸引有理想主義的市民來投票,給佔中能自稱有多點民意授權。二是加強綑綁,令泛民各黨派不敢不受支配,讓佔中背後的主事人繼續控制。有人笑說,假如投票初期不理想時,佔中甚至會多加一條問題,問問大家在普選前題下,是否較喜歡有陽光的日子。嘿,天氣都問,哪怕不多人投票?是耶,非耶?

投票人數不足的3 個信息

當投票的人數不足時,香港是給佔領中環3 個非常清晰的信息:第一是絕大部分香港人不支持公民提命,他們情願2017 可以普選行政長官。第二個信息是讓政黨及立法會議員知道,香港情願他們自由地和北京直接討價還價,帶來2017 普選。

第三個信息是香港不需要一些有錢更具惡勢力的人,在背後操縱傳媒及政客,令香港人受傷害,及失去早日達到普選的希望。

投票的人少,更會令一大群目前「口講講」的佔中分子重新估計,是否應該參加。我們的「幫幫家長,救救佔中孩子」運動,隨着吳克儉教育局長公開表態後,已經令一些教育界敗類的奸計受挫。只要家長,學校及負責任的教育界繼續全力推動,佔中希望得到的「未成年生力軍」極可能不會出現了。

即使教育界的佔中分子,在知悉教育局將會處理犯法的教師後,也許會先和家人商討後果及爭取支持,才決定去留。這也對參加佔中人數有不少的影響。

香港人希望有普選,更希望繼續和平,這兩個願望,是否很快能成功,要看6•22 有多少人投票了。佔領中環在未來兩星期,會出盡法寶來引誘大家,希望能給他們一個理由繼續下去。
在此為佔領中環這近年半的工作作個結論:花言巧語,始終會圖窮匕現。

由最初的「第二波核輻射」,改頭換面美化為「愛與和平」。從「公投選3 個方案之一」移花接木變成「小圈子逼香港硬啃違法公民提名」。公開說「不接受18 歲以下少年參加佔中」,暗地卻「蠱惑拉未成年人家孩子落水犯法」。

佔中主事人至今變來變去,所作所為,已經說明他們不是為香港爭取普選,而是全力去阻礙2017 有普選。支撐他們的泛民議員是同一做法?看不到?還是怕了惡勢力,不敢怒,更不敢言?


700 萬香港人,是否怕得要死,甘願被佔中激進分子魚肉?或是應當6•22 「冇到」,冷待他們的所謂投票?你如何想?你會如何做?你決定吧!

原文轉載自《明報》2014年6月14日

原圖:網絡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