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兼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同時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曾任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市區重建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成員和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等公職。
作者其他博評
無良之徒在蔡若蓮傷口灑鹽
無良之徒在蔡若蓮傷口灑鹽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長子墮樓身亡,社會各界為此哀悼,但有個別「冇血性」人士,竟以此事奚落蔡若蓮,有未知身份的人在教育大學學生民主牆貼出「恭喜蔡若蓮之子魂歸西天」標語、又有立法會議員兼理工大學導師鄭松泰指這是教育官員種下的「業」(即報應),而曾任大學助理教授的「城邦論」倡議者陳雲更指蔡若蓮「死全族也無法償還」;連同為數不少的網民在蔡若蓮傷口灑鹽,筆者不禁要問,難道不同政見、不滿政府、官員,就可以連其家人離世都可以開玩笑,甚至叫人「死全族」?如此泯滅人性的言行,是一個人應有的行為嗎?

教育大學有別於一般學府

有關教育大學民主牆對蔡若蓮幸災樂禍的標語,社會大眾都應予以譴責。筆者認為,社會之所以如此大反應,是因為教育大學作為專門培育教師的一所大學,假若犯事者是可能未來會成為教師的學生「恭喜」他人家人離世,這些「消費」死者甚至傷害死者家人的言論,是何其恐怖的一回事。

香港教育大學前身為香港教育學院,該校大部分課程都是為培育教師而設,理論上教大對於學生的道德水平,比一般大專院校還要高。在教育大學的網頁,也列明學校「矢志培育出色、關懷社群的教育及專業人士」,另外也視「道德責任」為其中之一個核心價值;一所專門培育教師的大學,師生不應該有最基本的道德觀、同理心嗎?發生這樣令人震怒的事情,教大必須查明真相、若是教大師生或職員,應嚴懲有關人士,向社會發放應有的正面訊息。

鄭松泰枉為人師理大應予以嚴懲

至於暗示這是蔡若蓮報應的理工大學導師鄭松泰,其「罪行」比疑似教大學生更嚴重。為人師表,而且是代表市民議事的立法會議員,不是思想未成熟的學生,竟也如此「冇人性」冷血地指這是報應。筆者敢問鄭松泰,根據傳媒報道,蔡若蓮長子因運動比賽受傷而得上抑鬱症,與鄭松泰所指的「教育制度的兇殘」有關嗎?鄭松泰扭曲事實之餘,亦有違教師應有的道德操守。鄭松泰這種歹言劣行,根本不適合做大學導師,理大校方若不處理鄭松泰的去留問題,不但令校譽蒙羞之餘,更會繼續荼毒年青學子。

鄭松泰一向言行偏激,鼓吹暴力、排擠內地人、挑撥仇恨、煽動兩地矛盾、宣揚港獨、衝擊不同政見者、涉嫌盜竊、擅用理大標誌、倒置國旗及區旗、污衊國家尊嚴等。筆者身為理大校友、校董會成員,過去二年多來,已經多次正式及非正式要求理大校方嚴肅處理;此次鄭松泰對蔡若蓮喪子幸災樂禍之歹毒冷血言論,我責無旁貸,並已去信理大校長予以强烈譴責,同時提出嚴正投訴,要求對鄭松泰的惡毒言論作出跟進,作果斷及嚴肅處理。

為人師表但喪心病狂的人,絕不止於鄭松泰一人;「城邦論」陳雲曾為大學助理教授,卻說出與鄭松泰一樣涼薄的「死全族也無法償還」言論,社會亦應該予以譴責。鄭松泰、陳雲二人曾結盟一同出選立法會選舉,筆者不敢想像,倘若要官員「死全族」的陳雲能晉身立法會議員,議會會如何混亂,多少青年會被他荼毒;尤有甚者,陳雲指蔡若蓮罪行大於希特拉,以屠殺者來比喻蔡若蓮,筆者只能夠說,陳雲根本就是「走火入魔,不能自拔」!

事實上,無論社會任何人在政見上有分歧,以「恭喜」、幸災樂禍心態看待教育大學標語以至不惜支持大學生宣揚「港獨」行為,都是不負責任的。面對社會的批判,教大學生會會長黎曉晴以言論自由作為擋箭牌,表示學校如追究和嚴懲有關人士,會帶來嚴重後果。不幸的是,這些不當言論卻得到反對派的議員庇護,立法會議員如楊岳橋,為了掩飾學生不當行為,竟以「不滿的人自然會在同一面牆反擊,毋須校方操心」,完全無視學生涼薄「恭喜」蔡若蓮喪子;社會人士尤其是大學校長及管理層,一直不對惡毒、傷害他人的言論作出指正,就是因為放縱,才引致今日某些大學生如此放肆的一大原因。

以言論自由為名傷害他人有違民主精神

誠如網上盛傳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所言,楊岳橋以至在教大民主牆貼出「恭喜」蔡若蓮喪子的疑似教大學生,已經超越了人們可以接受的底線,如果有「免死金牌」就可以隨意說話,是否在歐美大學貼上「猶太人抵死,希特拉萬歲」的字句,又會沒有結果嗎?「為何大學中會有這種聲音。是因為社會有太多像楊岳橋這樣道貌岸然,還頂著民選議員、民主鬥士的人不停散播如上的歪理,導致我們的中、小學生的價值觀和道德水平遭到歪曲,才有今天的大學生!」湯家驊說得極為有理,倘若心向民主的人竟如此邪惡,不公開譴責這種惡毒言行、勸止盲目仇恨的漫延,民主運動真的難再有希望。而民主作為理應包容、尊重他人的精神,一眾議員、教育工作者以至學生代表的言行,根本就有違民主精神!

若以大學生在學校宣揚「港獨」為例,有關行為明顯違反《基本法》規定,甚至可能違反《刑事罪行條例》,偏偏反對派又要包庇相關言行,連香港大學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也以言論自由為由,指若學生行為「構成煽動,就無言論自由了,而中大文校園掛香港獨立橫額,就等如在自己家裡掛橫額,是中大的校內事務」。學生在學校宣揚「港獨」, 不單有違《基本法》,亦不是院校自主的事, 而言論自由亦不是沒有限制的,「港獨」涉及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國家利益及香港社會整體長遠利益之大事,一眾放縱、甚或直接或間接鼓動靑年學子宣揚「港獨」的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學者人等要為此負上責任。

社會需要冷靜重回正軌

蔡若蓮喪子,讓我們看見社會無數「黑心之徒」,當筆者看到有網民拿蔡若蓮離世家人開玩笑,指蔡若蓮長子自殺是因為「未有做好生涯規劃」等,使筆者十分震怒。只要是平常人以同理心想想,倘若是自己身邊人的親友離世,誰人會說出這些「冇人性」的說話?偏偏,今日我們的社會卻變得如此恐怖。這是誰的錯?是誰把青年人教導成這樣?這個不需要筆者評論,相信心清眼亮的市民自會明白!

原圖:鄭松泰fb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