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咖啡的中產,前顧問公司高層;工作生涯游走於公私營機構之間,出入政圈,耳聞目睹不少政壇大小軼事。
作者其他博評
社會還要縱容歪理敗行到何時?
社會還要縱容歪理敗行到何時?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長子因病而墮樓離世,才25歲的青年,英華正茂,因一次單車意外的傷患,引來巨變,社會各界感到婉惜、紛紛致哀,偏偏香港教育大學有兩名疑似學生在民主牆貼上「恭喜」蔡若蓮喪子的標語,言行冷血、歹毒、泯滅人性,超越社會基本的道德底線!對於此等歪理敗行,社會要縱容到何時?

教大學生會代表雖表示不認同此種言論,卻認為因言論自由,校方不應追究,然而,在社會裡,每個人行使自由也一定有其責任與界限,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行承擔後果,我們繼續容忍會否等於縱容他們變本加厲呢?

  

激進學生、教師言行偏頗歹毒

教大的標語以「蔡匪」形容蔡若蓮,但蔡若蓮上任副局長時間尚短,有做過甚麼得罪涉事者呢?若他們只是在觀感上認為蔡若蓮「投共」或是國民教育的未來推手,就要「恭喜」她喪子嗎?就算她的政治背景或言論與涉事學生不同,他們就「有理由」可以做出這種涼薄、歹毒的劣行嗎?教大作為專門培育教師的大學,有學生如此,真的令人感到心寒!

事實上,對蔡若蓮喪子諸多奚落的也絕不只於疑似教大學生,理大導師鄭松泰暗示這是蔡若蓮的報應,前大學教授陳雲則指蔡若蓮「死全族」也不夠;另一位知名度不高叫劉子禮的港大專業進修學院講師,竟指蔡若蓮為「多行不義、冇仔送終」。這些為人師表的,卻口出惡言,他們會如何教導青年學生,真的令人憂心!

社會須向歪理敗行說不

無論從大學出現「港獨」橫額,到蔡若蓮喪子被奚落一事,也引出同一問題,是否不滿特區或中央政府,就做甚麼、說甚麼都可以?這種喪德敗行的歪風,亦非一朝一夕所能形成,當年盲反派鼓吹「違法達義」,之後發生違法佔領、「鳩烏」示威、旺角暴動、衝擊港大校委會等事件,過往學生在校園內外種種過激過界甚至違法行為,有多少教育界中人敢於挺身而出、直斥其非?難道青年自以為有理想就可違法施暴,甚至像今天拋下一句「言論自由」就可以踐踏人性、踐踏社會基本道德價值?

今天,我們還要忍受嗎?大中小學校的校長、教師、管理層、社會的意見領袖會否說清楚,學校、社會不能接受此等歪理敗行?倘若一眾教育工作者繼續怯懦、閃爍其詞,逃避指出學生的錯誤,這些作為社會未來主人翁的學生,恐怕只會越走越錯,越走越激。今次奚落蔡若蓮喪子一事,正好告誡我們不能再逃避、袖手旁觀,一定要發聲,及時糾正學生!

原圖:大公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