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咖啡的中產,前顧問公司高層;工作生涯游走於公私營機構之間,出入政圈,耳聞目睹不少政壇大小軼事。
作者其他博評
「爛頭卒」與「黑手黨」
「爛頭卒」與「黑手黨」

在立法會宣誓事件闖了大禍的「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二人都是20歲出頭的「大好青年」,游蕙禎畢業未幾即投入政壇、而梁頌恆大學期間雖曾任學生會會長,也有幾年工作經驗,但橫看豎看也說不上閱歷豐富。兩人在宣誓期間大言不慚、宣獨辱華,明知特區政府必會採取法律行動仍鋌而走險,真的只是「勝利沖昏頭腦」如此簡單?抑或是「信錯」了人?

入世未深成為政治「爛頭卒」

日前終審法院終就梁、游的上訴做出決定,指上訴理據無合理可爭拗之處,拒絕受理案件,並判兩上訴人須付訟費。梁頌恆事後出席商業電台節目時表示,自己錯判形勢,「對對手會行的棋、會行的路數,有多少招可以出,到今日回頭看,好明顯是我們的錯判」。真的嗎?是錯判形勢,還是自招苦果?是錯信讒言,還是被政客誤導?

縱游蕙禎堅持,在宣誓一事上,自己「思考良久」,亦有與助理討論,但對不起,筆者仍然不相信「青年新政」二人曾經審慎「判斷」過香港的政治形勢。兩人不是傻瓜,就算入世未深,亦絕不可能無知得一廂情願相信,在立法會議員宣誓這種莊嚴的場合上宣揚「港獨」、侮辱全球華人不會帶來任何政治後果,況且,特區政府在宣誓前一天還特意發出聲明,軟硬兼施警告議員不得越界。

青年誤成「啟蒙者」的棋子

如此說來,他們兩人是錯信了自己的「政治啟蒙者」。這些「啟蒙者」,可能是中學老師、大學講師,甚至是老奸巨滑的政客,他們潛移默化,一點一滴將錯誤的觀念,甚至是扭曲政治分析,向包括「青年新政」二人在內的年輕人灌輸、荼毒。

梁、游二人,以至「雙學三人」、參與「旺角暴動」的施暴者和積極「佔中」的青年,他們的共通點就是受人煽惑和愚弄。他們,不知不覺間已成那些抗爭和政治經驗豐富「啟蒙者」的棋子,受人利用而不自知,結果做了「過河卒」、做了「砲灰」,一生前途從此毀。

錯信「大人」 抱憾終生

今日香港,政治環境複雜,就連歷練完整的官員和政客,都未敢輕言有力判斷政治形勢,年輕躁動如「青年新政」二人,真有能力「判斷」政治形勢嗎?當然沒有。或許,梁頌恆等口中唯一的「誤判」,就是信錯這些「啟蒙者」、這些「大人」,背後的「黑手黨」。

原文轉載自《am730》 2017年9月1日(此為作者原版本)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