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為民建聯教育事務副發言人、青年民建聯副秘書長及中國歷史教育促進會(香港)會長。大學於樹仁大學歷史系就讀,並到上海復旦大學修讀國際政治碩士,現正在澳門大學修讀國際關係博士,研究方向為軍事戰略。從小在香港長大,熱愛香港,希望為香港盡一分力。
作者其他博評
游蕙禎無知無恥喪失理智
游蕙禎無知無恥喪失理智

游蕙禎及梁頌恆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現在又想進一步上訴至終審法院,面臨巨額訟費以外,還被立法會追討預支的開支及薪酬。二人由本來月入十數萬元的「尊貴立法會議員」,到陷入破產邊緣,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可能因為咎由自取的困境,游蕙禎更喪失理智,她把世上所有的罪責都推向中國共產黨,向中共潑髒水。日前她在談及南京大屠殺時,竟然聲稱「共產黨當時出賣中國人的血,是凌辱中國人的禍首」。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南京是當時中國的首都,日軍攻城後屠殺數以十萬計的市民。當時中國共產黨的根據地在西北延安一帶,敵後游擊隊力量的範圍觸及東北及華北地區。作為當時國民政府核心區域的江浙一帶,從來都不是共產黨力量可以觸及的範圍。在日軍攻陷南京並對市民進行大屠殺時,無論想不想,中共根本都沒有能力出兵幫助。如果說中共在南京大屠殺方面有責任,那等於說當時駐守廣東的軍隊有責任。這實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游蕙禎這樣說,實在是對南京大屠殺中死者的嚴重侮辱。非常明顯,南京大屠殺中負最大責任的必定是日本軍國主義者。游蕙禎為了作政治攻擊,竟然抽南京大屠殺的水,硬說中共才是凌辱中國人的禍首,已經是利用了南京大屠殺中的死難者。最諷刺的是,在同一場合中,游蕙禎再次強調,他們二人在宣誓時用「支那」一詞並沒有錯。

「支那」一詞根本是日本軍國主義者侮辱中國人的用詞。可以說,用「支那」一詞就是日本軍國主義者的同道人。游蕙禎在宣誓時說出「支那」這個極度侮辱中國人的詞語,卻要替遭受日軍殘害的南京大屠殺受害者「出頭」,實在是莫大的笑話。南京大屠殺的死難者在天有靈,肯定認同游蕙禎是個可恨之人。

從這件事可見,游蕙禎根本是一個無知、無恥、無理性之徒。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2016年12月20日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