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兼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同時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曾任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市區重建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成員和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等公職。
作者其他博評
姚松炎「政治凌駕專業」又一顯例
姚松炎「政治凌駕專業」又一顯例

筆者日前以一專業人士組織主席的身份,在組織周年晚宴上致辭,期間不點名批評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早前對外發表「2047年是香港土地大限」等偏離專業原則、罔顧事實、危言聳聽的言論,行為是「政治凌駕專業」。作為專業測量師,本人正正是姚松炎所屬界別的選民,本來不甚希望和姚議員隔空對罵;無奈,姚議員近日又被揭發,在接受傳媒訪問時發表完全偏離客觀事實、悖離專業原則的錯誤「意見」,作為專業界一份子,本人實有必要再次指正姚議員,以維護專業界別在社會公眾心目中的形象!

姚松炎信口雌黃令業界蒙羞

事緣近日有報道,稱有公務員建屋合作社(合作社)組織批評,全港有226塊共30公頃位於市區的合作社「靚地皮」,礙於補地價費用太貴而未能重建和發展,有浪費資源之嫌。姚議員在報道中批評,地政總署四年前改變合作社補地價的方式,令補地價金額大大提高,合作社在「新計法」下未能重建云云。

姚松炎既有如此嚴重的指控,政府自然有必要回應。政府發言人日前公開發聲明,批評姚議員有關合作社重建計劃的言論「並非建基於客觀事實,對政府的批評亦欠公允」。

詳細內容,筆者在此不贅,簡單而言,政府批評姚松炎有關合作社「補地價」的內容完全失實,政府自一九八七年起就根據《交回及重批辦法指引》(其後由一九九三年制定的《修訂官地租契辦法指引》取代)去處理合作社補地價重建的申請,至今都沒有更改!

姚松炎必須為自己言論負責

姚議員作為土地相關專業的立法會代表,本身亦是專業測量師,對於「補地價」的操作及安排理應有專業級水準;就當他不甚了解合作社「補地價」的實質安排,作為一名負責任的專業人士、學者,理應先翻查資料再作評論。

姚議員在今次事件中,絕對不是「觀點與角度」與政府不同,而是罔顧事實。政府沒改變補地價的安排,姚議員就指鹿為馬,將「無」說成「有」,更將合作社未能重建的責任推到政府,這種完全不負責任的議政方式,豈是專業界別中人應有的態度?更遑論姚議員本身是大學副教授,公開作出與事實相反的評論,既不客觀、不科學、更不專業,這又豈是一名「學者」應有的操守?

姚議員謬論多多 測量師學會應該調查

政府在聲明上說得清楚,合作社樓宇業主過往多次提出減免地價的訴求,不過,由於為撤銷合作社樓宇轉讓限制須繳付的土地補價是業主對政府的欠款,亦即是對公共財政之欠款,政府認為並無足夠理據支持減免。至於涉及因增加土地發展比率而需補價的安排,其實亦與其他地盤的重建發展無異,作為公共財政守護者,在沒有充分理由支持下,政府必須一視同仁,拒絕減免。

姚議員作為立法會代表,當然可以發表意見及批評,但更應提出建設性的的倡議,以協助合作社及政府解決問題;偏偏,作為專業人士和學者,姚議員卻選擇走上歪道、邪道,實在令人痛心、令專業界蒙羞。

姚議員當選前後,始終不遺餘力攻擊政府,筆者相信,這跟其個人偏頗的政治立場不無關係。

然而,批評歸批評,姚議員作為專業界別代表,實在不可以單憑一己好惡無的放矢;劣跡斑斑的他,早前曾發表「2047年是香港土地大限」的無稽之談,無視港府早於1997年7月已公告聲明期滿的土地契約由特區政府依法績期50年而無須補地價,只須土地使用每年繳納有關土地應課差餉租值3%,以及政府早已批出多幅超逾2047年的土地契約的事實,不斷向外散播流言。

此外,姚議員早前評論「橫洲公屋項目」時便亦曾口出誑言,葵青貨櫃碼頭吞吐量近年大跌,故相信葵青貨櫃碼頭有足夠空間容納橫洲棕地上的貨櫃作業,政府應可即時收回橫洲的棕地云云。

再一次,姚松炎向傳媒提出完全偏離事實的「分析」。早於2015年已有報道指出,當局委託顧問公司估算葵青碼頭泊位處理能力,發現本港港口的吞吐量預計,在2015至2030年間仍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增。

香港貿發局今年八月公布的〈香港港口發展策略2030研究〉及〈青衣西南部十號貨櫃碼頭初步可行性研究〉亦指出,香港貨運量在未來仍有增長,為應付未來直至2030年的吞吐量增長需求,必須提升現時貨櫃碼頭的處理能力及相關基礎設施。

罔顧事實和數據 豈能稱為「專業」

姚議員的言論,既罔顧事實、又偏離專業,他的言行是否專業失當(conduct unbecoming)、是否有損其所屬專業組織,即香港測量師學會的聲譽(bring the institution into disrepute),希望香港測量師學會主動留意,並在適當時候採取適當的措施,以保障學會的專業形象及尊嚴。

在此,謹引用本人日前在所屬專業組織周年晚宴上的演詞內容作結,敬希香港市民深思,到底我們需要哪一種類和品格的專業界別代表:「專業界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形象、社會的地位,經過百多年同業同仁共同建立。專業界別之所以稱為『專業』,並受到到社會之尊重,全因社會期望業界事事都以『實證、科學、理據、理性及道德』為依歸。任由『政治凌駕專業』或『行業私利凌駕整體公共利益』,行業公信力自會褪色,社會對其之尊重,也都將消失殆盡。」

姚議員,收手吧!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