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青年領袖,2009年傑出義職人士,2007年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傑出分會會長,公職包括香港菁英會副主席、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庫、電子教學聯盟秘書長、香港青聯科技協會常務副主席、市政服務上訴委員會委員等。
作者其他博評
用凝聚力為港拓新天地
用凝聚力為港拓新天地

社會融合並不單單是香港要面對的議題,國際城市倫敦、芝加哥、紐約、巴黎、馬德里、柏林等,同樣須為處理社群凝聚問題研究對策。

人口不斷成長,社會融合程度未必 會隨之提升,反而因為社會多元性增加分化。

新移民遷入城市求職,為成熟社會提供新的勞動力,也可以創造財富,為經濟帶來活力。然而,大量人口也對住房、基礎設施及社區帶來不少壓力,引致關係緊張。社會無法融合,或會醞釀極端主義,不單為社會帶來焦慮、恐懼、不安及不穩定,更會加大裂縫,更甚是為社會帶來創傷,激進的行為也會滲入暴力。從不同城市的例子,我們或會見到身體上的暴力、言語上的暴力,甚至思想上的暴力。社會融合已經是不同已發展城市要面對的重要議題,社會要花很多工夫去處理及面對,這不單是政府的事,也是民間及商界需要一同處理的議題。

社會融合並不代表同化

事實上,社會不斷在改變,不少已發展的城市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令社會有一些土生土長的人士覺得自己被拋棄、被冷落及上流機會被邊緣化,這些事情不一定發生在少數族群身上,緊張的關係容易變成一浪接一浪的社會衝突。社會的仇富仇商仇新移民的情緒不斷積聚,怨氣不斷蔓延,緊張的氣氛很容易造成撕裂。

筆者最近看過一篇報道,新任倫敦市長四十六歲的薩迪克汗說:「在社會融合問題上,放任不干預(laissez-faire)的做法是無效的。我們需要提供規則、機構和支援,讓人們可以融合成有凝聚力的社群。」大家要讓不同背景的人更能設身處地,為對方着想,也讓社區維持必要的倫理關係與信任。薩迪克汗的勝選演說指出「倫敦選擇了希望和團結,摒棄恐懼及分化」。

社會融合,並不代表同化,甚至是同質化,更不是只剩下一把聲音,社會更不應只向民粹走向,也不應向極端的國家分裂思想走向。

其實人與人之間不應動輒以陰謀論去猜度、去猜忌,反之,我們應該是求同存異。社會是要尊重不同的理性意見、尊重不同社群、族群的特色,社會內不同種族、信仰、文化、年齡、性向和收入的人是互相包容不排斥,大家一同生活,一同互相扶持、一同接受教育,一同享有公平的機會。

市民要相信法治擁抱法治

社會一同擁抱着明確、進步及包容的共同價值,一起弘揚正確的價值觀,而不是散播歪理與恐懼。市民不僅要相信法治、更要擁抱法治,法治是文明社會的最大公約數。政治化、極端化對社會沒有好處,如果變成法官管治就更不理想。社會不應該是把差異愈放愈大,而是要去除歧見,讓大家能夠有意義地互動及協作,向着社會福祉、共同進步的目標進發。

看看我們的香港,我們是面對社會融合的挑戰。歧視與極端行為並不是文明的行為,散播種族仇恨,挑起民族創傷更是要不得,不能給這些愈演愈過分。在此,我們能否停一停、想一想,我們的社會可以做到放下爭拗,做到和諧共處嗎?

全球化之下,城市愈來愈多元,社會需要凝聚力、融合力及向心力。面對城市之間競爭,我們城市更需要團結的力量才能和其他鄰近地區談協作。當我們自己也未能求同存異,與身處我們城市中不同族群溝通時,我們如何和其他國家的朋友、夥伴去溝通呢?我們又何來談「一帶一路」、如何談五通「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呢?

今天香港社會融合及凝聚的問題,並不是香港700萬人城市所獨有的。香港正在經歷已發展社會的痛點,問題是我們社會各界是否願意一同走出困局,用凝聚力去開拓一片新天地?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20161102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