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為民建聯教育事務副發言人、青年民建聯副秘書長及中國歷史教育促進會(香港)會長。大學於樹仁大學歷史系就讀,並到上海復旦大學修讀國際政治碩士,現正在澳門大學修讀國際關係博士,研究方向為軍事戰略。從小在香港長大,熱愛香港,希望為香港盡一分力。
作者其他博評
游梁乃政界「小學雞」
游梁乃政界「小學雞」

游蕙禎及梁頌恆兩人在10月12日立法會議員宣誓時把中國的英文China讀成「支那」,游蕙禎更加上粗口在誓詞中。二人的行為侮辱了全球華人,即使是外國人也不可以用「支那」,因為這個詞語已被世界公認為有侮辱華人的意思。游梁二人的卑劣行為,遭受社會各界的猛烈批評。 

游梁二人年紀輕輕便當選立法會議員,本以為有過人之處。可是,在這次事件,可見他們如有過人之處,肯定不在智慧上。套用一句俗語,便是「小學雞」。

「小學雞」的一般意思是像小學生一般。小學生無論在知識及思考上皆還未成熟,行為幼稚。小學生幼稚是應該,但如游梁二人的水平只有小學生般,那實在太低劣了。

「小學雞」回應其中一個特點,就是用一些常人都覺得無理的理由去反駁。梁頌恆說他把China讀成「支那」,是因為「鴨脷洲口音」,便是最好的例子。眾所周知,這世界根本沒有「鴨脷洲口音」這回事。

第二個低水平之處,是他們二人都不是英文權威,卻裝不知道「支那」一詞意思,強行說「China」一詞可以讀成「支那」。他們用的理由是什麼Chi及na 可以分開讀。然而,眾人都知道「China」的英文讀音都只有一個。

明顯地,他們的回應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不是用道理去說服對方,而是無所不用其極,包括「創造」一些理由說明自己的做法沒有問題。事實上,他們敢做不敢認,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為自己辯護,是無膽匪類的行為。

用傳統廣東話俚語形容他們的行為,便是「死雞撐飯蓋」。按這樣的質素,指望他們在立法會有質素地議政是不可能的了。如果讓這種質素的人進入立法會,實在是香港的不幸。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2016年10月19日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