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兼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同時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曾任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市區重建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成員和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等公職。
作者其他博評
錯就是錯 「港獨」無關可行性
錯就是錯 「港獨」無關可行性

由支持「港獨」人士組織的「香港民族黨」,日前高調宣佈成立,倡議香港「獨立」,並公然否定基本法。由於是首個明刀明槍以「獨立」為宗旨的組織,以政黨模式成立、運作及參政,故旋即引來各界批評。官方立場且按下不表,民間對此政黨的成立亦議論紛紛,反彈不小。事實上,自從所謂的「本土思潮」興起,坊間已有不少人指出,香港沒有獨立條件,「港獨」實際上並不可行;對此,筆者當然完全認同,惟本人認為,「港獨」本身就是違憲,在法理上、道德上已經全錯,是否可行已屬後話!

一直以來,反對派聲稱「言論自由不應有界限」云云。筆者對於這種論調一直甚有保留,試舉例,如果有人倡議挖隧道去打劫某銀行,相信大家都會認同,在香港,這個並不是實際可行的方案,但大家又會只將注意力集中在「可不可行」上嗎?肯定不會吧!因為這種違法和違反社會價值的倡議,根本就提都不應提,這是「是非黑白」,而非「是否可行」的問題。

「港獨」逾越言論自由界線

又有人指出,所謂「港獨」現時只流於「論述」層面,就算當事人承認有「搞獨立」的意圖,沒有實際行動的話,外界都不應批評。對此,筆者同樣不能認同。如果「港獨」本身就是「錯」的話,那麼這種主張確實是提都不應提。再次援引上述例子說明:若有人提出各種打劫銀行的方案,將之包裝成「學術研究」(戰略部署?保安?建築學?工程學?電腦工程?),繼而提升至「學術和言論自由」,請問大家會否認為是合理辯解?

「港獨」分子們,對不起,社會就是如此運作,有些事,尤其是違反道德、法律和人倫的事,的確是「提都不能提」,你喜歡放在腦中自娛是你的事,宣之於口,就當受社會和輿論譴責。這既是社會的運作模式,亦是社會契約。

新加坡情況不可相提並論

又有人說,新加坡當年成功「脫離」馬來西亞,國土面積和人口都較香港少,她可以獨立成國,為何香港不可以?持此論調者,若非刻意誤導,就是對歷史無知,因為他們連新加坡當年是遭馬來西亞「踢走」,並非主動「搞獨立」都不知曉;這種「獨立」,是形勢使然,加上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本身人口的種族都有明顯差異,情況和香港根本不可相提並論。

至於台灣,除了經濟和地理條件跟香港完全不一樣外,歷史和國際政治角力的因素都不是香港可以比擬。就算「台獨」主張在寶島醞釀多年,即將接任台灣領導人的民進黨籍蔡英文,至今仍只重申會維持兩岸現狀不變,未敢宣佈「獨立」。
拿台灣來嘗試印證「港獨」可行,無疑是自欺欺人;況且,「獨立」亦不見得是台灣民眾的主流民意。

政客必須就「港獨」清晰表態

世上任何一個國家,都絕對不會容忍分裂國家、破壞領土完整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這是不折不扣的「國際標準」。偏偏,香港反對派陣營的政客,大多對「港獨」主張不置可否、曖曖昧昧,只有民主黨願意清楚表明「反對港獨」。
筆者認為,從政者,絕對不能為了選票而出賣靈魂。除民主黨外,其他反對派政客有何盤算,其實顯而易見。眼看「本土派」似受到網民和年輕人歡迎,為免得失「老闆」,此等政客自然「隱隱晦晦」。

香港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如果,反對派政客們還是昔日那批願意宣誓效忠基本法的人,請你們秉持政治道德和勇氣,大聲疾呼:「我反對港獨!」

「溝通」才是「雙贏」之道

香港亘古以來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此乃不刊之論,從歷史角度去看亦毫無爭議。國家的現有政治制度未必完全適合香港,全盤照搬,未必能為港人接受,這些都是事實。但若果因為不滿現時香港的政治制度,轉而要求、甚至採取實際行動去爭取香港脫離國家獨立,無疑是本末倒置,錯置手段和目標。

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要爭取社會改革、推動民主,除內部事務如民生、經濟、房屋等要自己解決外,諸如政治制度、政治體系等,最佳和唯一的途徑,始終是與中央好好溝通,建立及加強互信。只有如此,民主政制在香港才會走得遠、走得穩。

民主,只是手段,不是目標,最終希望透過民主去改善民生、發展經濟。國家不斷改革、不斷進步、開放,並融入國際社會,經濟上已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民生產總值已達10萬億美元、人均收入亦達7,000多美元,這些都是騙不了人的數字;說國家沒有進步、說國家不自我完善、說國家不繼續改革開放,甚至以國家壓迫港人作為「港獨」的藉口,肯定都是不盡不實、有欠公允的評論。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2016年4月5日

原圖:wenweip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