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青年領袖,2009年傑出義職人士,2007年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傑出分會會長,公職包括香港菁英會副主席、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庫、電子教學聯盟秘書長、香港青聯科技協會常務副主席、市政服務上訴委員會委員等。
作者其他博評
偷換概念 何時覺醒
偷換概念 何時覺醒

有說旺角暴亂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有泛民議員甚至歸咎於特首,但我們看到種種矛盾是由泛民而來,是他們製造一道又一道的高牆。例如,為何泛民定義的才是「真普選」,政府的一人一票就是假的?為何勇武的暴徒破壞社會安寧叫做「革命」?為何施政報告提及連國際媒體也有報道的「一帶一路」叫做「擦阿爺鞋」?為何要學生認識世上有超過十億人使用的簡體字就要小事化大?為何癱瘓立法會、不斷「拉布」就是與「制度暴力」抗衡?實情是反建制人士不斷向政府潑冷水,令關係去到冰點所導致。看看我們今天的香港,抗爭的結果沒有令社會進步,反而令香港更被邊緣化。為甚麼那些偷換概念的愚民評論仍未休止?難道我們已習非成是?

如果有人浪漫地認為革命可以推倒重來,他們是否願意承擔革命後社會將進入一段長時間的均貧?反建制者已預備了未來三十年為革命不怕犧牲、把自己最光輝的青春奉上嗎?他們可有想過黎民百姓要跟他們一起承受革命的惡果嗎?抑或是機會主義者欲透過激化社會矛盾去打倒當權者,令他們可以藉各式尋租行為獲得話語權,享受由權力帶來的亢奮,滿足他們的私欲,並不惜賠上香港的前途?

現在是特區政府想幫助大家解決問題卻往往受到掣肘,社會停滯不前,進一步撕裂。今天的社會矛盾不是特首製造出來,而是泛民的自證預言。筆者很痛心,因為沒法阻止社會撕裂、和母體分離,惡毒的思想如病毒般蔓延,看見不少人在偷換概念的環境下被擺布,社會何時才能撥亂反正,令更多人能夠覺醒,並拆穿那「西洋鏡」?

原文轉載自《太陽報》 2016年2月20日

原圖:bastillepost.com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