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兼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同時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曾任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市區重建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成員和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等公職。
作者其他博評
官迫民反,還是暴亂藉口 ?
官迫民反,還是暴亂藉口 ?

2月8日大年初一,一個中國人極度重視的農曆新年,香港鬧市旺角居然發生一次大暴動,以所謂「本土派」為主的暴徒在旺角大肆破壞,刻意針對及襲擊執勤警員和記者,更縱火、燒的士、砸警車、破壞店鋪、肆意毀壞公物;而且更阻撓救護車、消防車執行救援;冷血無情令人髮指。看到新聞片段一幕又一幕的情境,真不敢想像這裡是我們生活的香港。更令人氣憤的是,有一小撮人企圖為暴徒開脫,將暴徒所作所為合理化。更有個別政黨、政治組織聲言,旺角出現暴動,最大原因是梁振英及特區政府的管治倒行逆施,迫使市民走上街頭抗爭云云。

這種「官迫民反」論,到底是否真的成立?以現時香港的狀況,又是否真的不堪至官迫民反呢?筆者少時修讀理工科,投身社會後的工作亦是與科學有一定關係,因此相信任何事情都應講求數據及證據,才能作出客觀及合理的判斷。現時筆者簡單列出部分關於香港的數據及現況,讓讀者自行判斷香港的現況是否真的不堪至「官迫民反」的地步。

儲備財政高兼失業率低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顯示,2014年香港本地人均生產總值為39,871美元,排名全球第22位。另據美國《全球金融雜誌》數據顯示,香港從2009到2013本地生產總值有21%的增長。另外,香港外匯基金是香港政府的財政儲備,是維繫香港經濟穩定的重要一環。據金管局最新公佈,2016年一月份香港的外匯儲備高達3,570億美元,以人均外匯儲備計算香港的排名在全球名列前矛。更難得的是,現時特區政府是沒有負債的。
政府財政狀況上佳的同時,對本地的福利投放是否又所不足呢?2015年財政預算案,特區政府投放在醫療的恆常開支預算為545億港元,佔總預算開支的16.8%;投放在教育的恆常開支為714億港元,佔總預算開支的22%,就以八所大學的大學生學費為例,有4/5 是由公帑支付;投放在社會福利的經常開支為597億港元,佔總預算開支的18.4%。也就是說,特區政府2015至16年預算投入教育、社會福利及衛生佔政府經常開支接近六成;但香港仍然維持在甚低稅率(利得稅最高為16.5%, 而入息稅最高為15%),比大部分西方國家都要低得多。現屆政府上場後,在2013年4月1日起落實長者生活津貼,至今的金額已增至每月2,390港元,作為扶貧措施;落實執行和擴充兩元長者及合資格殘疾人士搭車優惠計劃,計劃涵蓋的公共交通工具包括港鐵、巴士、渡輪及綠色專線小巴,惠及全港超過98萬名長者和13萬名合資格的殘疾人士。

據政府統計署公佈,2015年底香港最新失業率為3.3%,接近17年最低水平之餘,亦遠低於全球多過國家及地區。至於本地貧窮人口,2014年政府的政策介入成功令172600戶(362700人)脫貧,2014年的貧窮人口為96萬,佔整體人口的14.3%,是過去六年來的低位。2015年11月落實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2016年5月開始分階段接受申請,預計可惠及20萬低收入在職家庭超過70萬人。從以上數據,反映現時香港不但財政儲備充裕,而且失業率及貧窮人口均處於較低水平。

社會繁榮 背靠袓國 羡煞旁人

轉換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居住在香港,生活是否安穩又便利呢?先談談香港的交通運輸狀況。香港的交通客運主要倚賴公共交通工具。無論是鐵路、公共汽車、渡輪、的士等,以國際標準來衡量,這些服務都是快捷、具效率、廉宜及舒適。據運輸署資料,公共交通工具佔全港所有個人行程分額達90%,以港鐵為例,其班車準點率是99.9%,也是世界同類鐵路表現之表表者;也就是說香港完善的交通網絡照顧了九成市民的出行需要。當然,市民不時對公共交通工具如港鐵及巴士等服務有所不滿,然而,相對其他國家及城市,香港港鐵及巴士的可靠性可謂極高,收費亦相對便宜。若大家曾到外國旅行,不難發現外地鮮有穩定的深宵公共交通服務。
又換一個角度來看,香港經濟在60、70年代開始起飛,使香港成為國際大城市。不少有批評香港經濟不如以往有高速增長,增長持續放緩更被批評為「食老本」,缺乏新經濟增長點。然而,作為一個成熟的經濟體,加上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全球經濟步入不景氣,香港經濟仍能每年有所增長已屬難得。另外,現時特區政府除擁有龐大外匯儲備外,更難得是沒有負債。同時,香港多年來得到中央政府支持,無論是《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抑或預設香港在「十二五」規劃及「十三五」規劃中的角色等,都是香港經濟持續發展的動力。

香港人面對住屋難置業難的問題,現屆政府亦不遺餘力紓解民困。未來五年,政府興建的公營房屋單位約9.71萬個,當中資助出售單位2.04萬個。另外,未來三至四年一手私營單位約8.7萬個,是2004年9月以來新高。特首梁振英早前提及,目前已覓得土地以興建公屋單位目標量的九成。房屋供應增加,令市場氣氛也出現變化。差餉物業估價署統計顯示,本港私人住宅樓價指數去年11月跌至293.4,連跌兩個月,按月下跌3%,顯示香港的樓价及租金已成回落之勢。此外,特區政府又提倡發展新界東北地區、北大嶼山一帶及維港以外海域進行填海等,為下一代增加土地儲備,為香港未來發展特別是解決市民住屋問題作準備。

在政治及民主制度發展方面,基本法賦予香港有「一國兩制」安排,既是國家的一部份,又能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尤其是司法制度,香港回歸後繼讀源用英治時代的普通法,在應用時仍維持公平、公開、一致,單看民間提出司法覆核近年不斷增加便略知一二,甚至連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亦批評司法覆核程序有被濫用的情況。回歸十多年,香港人享有言論自由,傳媒仍享有新聞自由。再看看香港現時的議會制度,立法會70個議席都要通過選舉產生,最新一屆區議會取消委任議席。特區政府亦安排《基本法》規定推出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案,可惜方案遭泛民不斷阻撓,甚至鼓動違法佔領,令香港民主進程未能繼續前進。

經濟上獲國家的支持,社會情況穩定,低失業率及貧窮人口,擁有龐大外匯儲備及無負債等等,這些都是其他國家及城市鮮有的,香港這樣的情況實在不知引來多少國家及地方羡慕,這些成果都要幾代香港人努力不懈的成果,而享受的正正是我們的下一代。可惜,生活在這樣的城市,小撮香港人還是不滿足,硬要說成特區政府無能,中央干擾香港施政破壞「一國兩制」云云,只要大家看看上文的數字及客觀現狀,便知道批評都根本是雞蛋裡挑骨頭,更枉論官迫民反。

鼓吹暴力 犧牲香港 全為撈政治資本

年初一晚的暴亂,滋事份子以捍衛本土為名上街鬧事,按照他們的說法,就是要通過暴力抗爭打倒他們眼中的「不公義」,針對的正是以特首梁振英的特區政府。筆者實在看不出現屆特區政府做了什麼會導致這幫滋事份子走上街頭作暴力抗爭。簡單想想,現屆特區政府高度關注香港各方面的發展,面對樓價高企,政府推出雙辣招壓抑炒風,又積極覓地以及研究長遠方案,提供更多土地為香港未來發展特別是解決市民住屋問題作準備。面對香港經濟增長放緩,現屆特區政府又積極推動創新產業,加強香港在國際上超級聯繫人的角色。特區政府努力為香港開創未來的時候,滋事份子卻以暴力暴行宣洩他們政治上的不滿,筆者敢問他們是否希望香港變成敘利亞、埃及、希臘這樣,戰火連連、民不聊生、政府破產才感到高興?

香港今時今日的繁榮安定,是幾代香港人努力不懈的成果,得來不易。但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小撮人及政黨為了爭取更大的政治本錢,教唆大眾離棄幾代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獅子山精神,宣揚反政府、反制度的意識形態。近十年,反對勢力從在議會內指罵演變走上街頭訴諸暴力,從反政府到宣揚「港獨」分離主義,彷如把香港整個社會推到懸崖前。正如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所言,年初一晚旺角暴動,暴徒手起磚落、浴血街頭,下一個升級版會是什麼 ? 若再去繼續為暴行徑找藉口、美化或予以任何鼓動,暴亂參與者和香港,同樣會走向不歸路。

原圖:bastillepost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