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青年領袖,2009年傑出義職人士,2007年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傑出分會會長,公職包括香港菁英會副主席、互聯網專業協會副會長庫、電子教學聯盟秘書長、香港青聯科技協會常務副主席、市政服務上訴委員會委員等。
作者其他博評
別用篤魚蛋掩飾罪行
別用篤魚蛋掩飾罪行

大年初一,一班暴徒和警方衝突,結果引致警方向天開了兩槍。事後,反對派人士藉此機會不單抹黑警方慣用暴力、指摘警方不應以開槍去對待手無寸鐵小販及支持小販非法擺賣、守護香港小食文化的無辜市民。有指正常的暴徒應該直接衝擊他們不喜歡的特首、目標不應是警方,有人更說成事件是官逼民反、有人更說成自己運用選舉權去發動社會行動。暴徒甚至有反對派政黨去協助辯護,究竟公義何在?

警方盡忠職守卻遭誣衊

但是從新聞片段,開槍前一刻所見,是暴徒不停把大型雜物擲向警察,當中包括街道上垃圾桶、地上的磚頭,試問手無寸鐵的「普通市民」會懂得不用任何工具、隨隨便便就可以撬開街人道上的磚頭,甚至輕而易舉可以把整個垃圾桶舉起擲向他人?可見這些是有組織的罪案、參與者有可能是受過恐怖分子訓練的。再看其他的報道,更指暴徒破壞警車,甚至焚燒的士、在街頭上縱火,難道這是警察迫使民眾去進行破壞的行為嗎?暴徒挑戰社會秩序及法律、警方依法執法、保護市民免受暴徒襲擊,又何罪之有?小朋友的兒歌也說「男警察、女警察,指揮交通捉盜賊、保護市民真盡責。」警察的職責就是維持治安!他們盡忠職守,怎能被誣衊成為「黑警」呢?

為什麼如果暴徒那樣理直氣壯、普普通通在街上「篤魚蛋」,為什麼要戴上口罩呢?如果沒有人牽頭發難作出暴力及危險行為、警方也不會對小販們也一併執法吧?實情根本有人是藉「篤魚蛋」作斷章取義、轉移視線的掩飾,成為把暴行美化的藉口。看來從「佔領」運動之後,激進派人士已經慣用暴力,動輒以暴力衝突收場,警方只是無奈被迫把行動升級。警方的行為被無限上綱、抹黑,實在令我們一眾真正的普通市民感到憤怒,我們才是「真.普通市民」,我們要和暴徒們劃清界線。我們支持警方依法辦事、維護香港法紀,並強力譴責暴徒明目張膽衝擊法治的暴力行為。別用「篤魚蛋」來掩飾罪行!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2016年2月11日

原圖:singtao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