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兼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同時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曾任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市區重建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成員和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等公職。
作者其他博評
學術自由與麥卡錫主義
學術自由與麥卡錫主義

近日,香港再次發生大學學生會領導率眾圍堵大學最高管治架構會議的事件。一向以採用「博雅教育」而引以自豪的嶺南大學,其校董會在舉行會議期間,竟遭以學生會會長劉振琳為首的約30的示威者圍堵,多名校董更無辜被辱罵,復遭學生強逼就檢討大學條例的問題「表態」。看到這種情況,作為大學校董的筆者都不禁要問,這是哪門子的民主?這是哪門子的教育?這是我們香港未來的縮影嗎?

逼別人表態絕不是民主

「尊師重道」乃中國人的美德,惟此四字在該等學生會成員眼中卻是不值一哂。筆者無意說教,反正激進學生們只會嗤之以鼻;既然他們那麼喜歡將「自由、民主」放在口邊,這正好讓筆者逐一點出嶺大學生會眾人的可笑及堪。

據多個傳媒報道,會議當日即使嶺大多名校董從會議場地走出,席地而坐跟在場學生溝通交流,學生們仍然不滿意,強逼校董們要即場表態,答允成立專責委員會檢討修改大學條例。

強逼他人就特定事件表態,本身就是極不民主,甚至是侵害人權的行為,市民必須緊記這一點。參與圍堵的學生們,到底是否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跟民主和自由的「原則」和「理念」愈走愈遠?

校董們唯一有責任就事件表態的地方,就是校董會會議之上,離開了會議,任何人都有權保持緘默,請問在場的學生們,任何你有「超然」的權力,可以「凌駕」別人的權利,要求對方在你們的壓力和喝罵聲中「表態」?

總括而言,學生會代表們的表現,就是既不民主,亦沒有「尊師重道」的心,大家要明白,校董會中有他們的校長、老師、學長、前輩、社會上各領域有成就人士。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也,他們日後是否希望自己受到同樣對待呢?再者,校董們不但身為納稅人,亦是義務貢獻自己精神、時間、智慧、經驗為大學出謀獻策,學生不但沒有感恩之心,更竟然恩將仇報,只有兩個字 - 「可悲」!

修改大學條例非激進藉口

據報道,嶺大校董會將於下次會議中討論是否成立專員委員會討論修改大學條例;學生們要求修改法例中由特首出任大學校監及更改校董會成員組成方式的訴求,其實並非完全不可討論;最令筆者心寒的,不是訴求本身,而是學生們的處理手法。學生們現在的態度是:「我的訴求一定要達成,否則行動升級,愈走愈激」。你提出要求,全世界都一定要答應,否則就恐嚇使用暴力(劉振琳的言論確有此意思)?原來這就「民主」和大學自主?當真受教了。

衝擊大學管治架構成常態

對嶺大學生會的批評,尚可按下不表。然而,最令筆者憂心的,乃其他大學的學生都受到這股不良歪風感染,爭相仿效這種行為;由數月前的浸大校長遴選諮詢會、港大衝擊校委會,到今日的圍堵嶺大校董會,明顯地,透過激進行動將個人意願強加他人身上的思想已經如雨後春筍般,在部份大學生腦海中孳生。

筆者認為,繼續任由這股歪風蔓延,香港再無一間能真正「獨立自主」的大學。校董會等管治架構有任何決定,即使沒有侵犯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都好,學生們仍然會因為校董會的決定「不合心意」,不惜藉威脅和暴力手段達成目的。

無實證指控 散播恐怖思想

今日香港學界發生的情況,令筆者想起50年代在美國興起的麥卡錫主義。麥卡錫主義利用當時美國人對蘇聯共產主義的恐懼、利用國民的無知,在沒有證據支持情況下,煽動、抹黑及打撃政敵,當時有上千計的美國人被懷疑是共產黨員或其支持者,結果慘遭迫害和拘控,輕者被辱罵、失去工作,重者入獄,甚至被處死。當時被迫害者更包括「默劇大師」差利.卓別靈、「美國原子彈之父」羅拔.奧本哈黙等。當事人麥卡錫最終則被美國參議院批評為是「蠱惑民心的煽動者」。

提出任何嚴重指控時要同時拿出證據來很難嗎?或許真的很難,但沒有實據就要所有人相信你們的指控,對不起,筆者實在做不到。

嶺大校董會事件又如何?觸發是次圍堵的,源於特首梁振英委任了數名學生會代表眼中的「建制派」進校董會。就當學生們的理解正確,那為何建制派就不能當校董?獲委任的,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和專業人士,在社會上有一定地位 – 有曾任律師會會長的、有曾任其他大學校董的,更多是商界人士。

不適合?請說出理由

硬要說他們不合適,總得有個理由吧?如果單是政治立場跟你不同就不適合,那豈不是活脫脫的政治審查?這是高舉「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旗幟的大學學生會所應有的態度嗎?建制派就一定不會捍衛學術自由?就不會確保院校自主?就不會監察公帑運用得宜?世上豈有這種道理!

現行法例下,委任某數目校外人士進入校董會是特首的責任,也是其權利。八所大學每年受納稅人巨額資助,單是2015/16 年度就是168億元,佔全年教育經費793億元之21%,每位學生所繳納之學費只有成本的三分一左右,其餘約三分二全由納稅人資助,而政府作為公共財政之監督者及守護者,有責任確保公共資源不會被胡亂花用。

請用理據說服我

事實上,刮起香港學界風暴的港大陳文敏事件,示威者一直聲稱港大的院校自主受到政治干預,但他們由始至終都會不出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指控。反而特首梁振英本人就多次重申,從未干預港大副校長遴選;而港大校委會主席梁智鴻及校長馬斐森亦曾發表聯合聲明,承認曾與梁振英會面,但會面中從未談及任命副校長事宜。

行文至此,筆者直言,對今日香港部份大學生的行為極之失望,甚至心死。連真正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是甚麼都未清楚,單憑政治口號、打著民主自由旗號就為所欲為,動輒侵害別人的權利。

香港市民,大家請細心想想,到了今天是否仍覺得「學生」乃需要被無限縱容的身份?筆者相信,絕大部份學生的出發點是善良的,但不代表他們手法一定合理。不合理,甚至過份的手法,往往令事件焦點得模糊,甚至適得其反;欠缺實證的指控,單靠感覺行事,不作詳細研究,隨時落得一葉障目、見樹不見林的下場。

願與所有真正愛大學、重視大學、尊重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市民共勉之。

原圖:wenweipo、bastillepost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