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大媽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4-12-03

朋友用電郵傳給我一段錄影,記錄了一個見義勇為的大媽(港人稱師奶)在「佔領」區把懸掛在木欄上「我要真普選」之類的標語逐一撕毀,在旁的「佔領者」只有眼巴巴看着她一邊動手一邊大罵他們不該在公眾地方胡攪,但人群中沒有一個敢前去制止她。大媽的行動引來不少旁觀者,也賺取不少掌聲:好嘢!好嘢!表揚她幹得好,幹得對。

大媽把撕毀的標語隨手交給那些「佔領者」,叫他們帶回家去,並告訴他們說在公眾地方是不可隨便擺放雜物的。面對大媽理直氣壯的斥責,「佔領者」噤若寒蟬,因為公理不在他們那邊。

大媽勇敢果斷的作為,和一些報章、電台、電視台對「佔領」行動的評論是個很大的對比。我發覺很多傳媒人、學者、宗教領袖、達官貴人,對「佔領者」的態度十分曖昧,不敢說真話,恐怕言多必失,引起反擊。我甚為不解的是竟有不少言論為「佔領者」說詞,呵護他們,為他們打氣。得到言論的鼓舞,「佔領者」便更加囂張,蠻幹下去,闖下大禍也不知。這些例子俯拾皆是,多得不可勝數。

例如:大學舉行畢業禮時竟然有學生在禮堂豎起黃色的雨傘去表達他們的政治訴求,而學校並沒有及時阻止。畢業禮是個莊嚴的儀式,藉此學校承認學生的學業成就,學生感謝師長對他們的培育。隨便在會場「打傘」都是越軌的行為,不足效法。面對這些突發的事件,如果校長能夠如那位勇敢的大媽一樣,果斷地斥責學生的不是,他們或會約束自己的行為,讓畢業禮順利完成。

學校有校規,社會有法律,規範着我們的行為,不可縱容,否則後果堪虞。

原文轉載自《成報》2014年12月2日

原圖:crntt.com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