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抗命的意義被誇大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4-08-07

某民主派名人在報章上誇大其詞地將香港一些「民主」鬥士比喻為南非共和國的孟德拉,印度的甘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

他說如果沒有孟德拉的抗爭,南非將仍然由少數的歐裔白人統治,種族隔離政策將無了期地延續;如果沒有甘地的革命,印度將仍屬於大英帝國統治下的殖民地,人民繼續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如果沒有馬丁路德金領導的民權運動,美國黑人將仍得不到平等的待遇,更不可能出現一個像奧巴馬一樣的黑人總統。

不可不知,這些革命家和民權鬥士都是在特殊的環境下孕育出來的。他們的才智、勇氣及捨己為人的精神值得學習和敬仰。

但把香港的「民主」鬥士和這些民旅英雄相題並論,未免誇大其詞。

在殖民地時代香港雖然也經歷過一些苦難的日子,如日本侵佔的三年八個月,但比起南非黑人和印度人民長期受到高壓的統治是微不足道的;縱使和上一代的美國黑人比較,港人也生活得相對地自由,活動的空間也相對地廣闊。回歸後,港人受到一國二制的保證,除了生活方式不變,還可參加立法會的選舉,成為市民的代表,可左右政府的政策。縱使有人對能夠生活在這些條件下仍感不滿也不必全盤否定,重新開始。

在南非仍舊實施種族隔離政策之年代,筆者曾到過該國之德班市(Durban)旅遊,親身目睹度假區內的泳灘設有「黑人止步」的標誌。這和昔日由外國統治者在上海外灘公園豎起的「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告示沒有甚麼分別,簡直使人怒不可遏!孟德拉對此進行反抗,理直氣壯。

獨立前筆者無緣踏足印度,但獨立後曾到過該國公幹,所見所聞,觸目驚心。總括來說:亂、髒,落後!英國人留給印度人民的創傷不忍卒睹,罪孽深重,甘地趕走他們,理所當然。美國白種人對待黑人的不公不義,罄竹難書,筆者不必多說。馬丁路德金所領導的民權運動,觸動了美國白人的良知,使他們學會平等待人。

香港現下的環境縱使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存在改善的空間,但我們沒有必要在議會中大吵大鬧,走上街頭搗亂,把香港素來和平安定的環境打破。

原文轉載自《成報》2014年8月6日

原圖:網絡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