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凶年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5-01-10

出門才一天便收到作協會長池元泰兄傳來噩耗,告知文友黃基全兄心臟病突發,與世長辭。消息來得太突然了,使我難以接受。前幾天仍和黃兄通電話,怎能相信他會不辭而別,我們之間還有很多未說完的話呢,怎可就此打住?

我是通過在「文藝季」發表文章而認識黃兄的,並由他介紹我參加作協成為會員。雖然和他素未謀面,但一經接觸便成為好朋友。黃兄直率和不苟小節的性格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為人慷慨,任勞任怨,是小圈子內最能容易使人喜歡的人。黃兄走後作協的雜務不知由誰接手呢?想到這裡,我快忍不住流淚了!

黃兄對作協的功勞有目共睹,難得他對我這個「新丁」特別厚愛,不時從旁鼓勵與指導。當執筆忘字時,打個電話給他便有答案。如果沒有我需要的答案的話,他便立即翻查字典,辭海,或其他工具書為我找到為止。他還不時會為我搜集報刊,如發現我的文章便會剪下或索性把刊物留存給我。黃兄走後,我將永遠失去這份可貴的友誼。

年初時驚聞在香港的好友鄧國材兄患上肺癌,趕快搖個電話問候。他的弟弟國日兄也是我多年的摯友,亦因肺癌不治而英年早逝。我多麼希望國材兄的癌症是初發的早期,可病從淺中醫,療效的機率會較高。可是接聽電話的他卻徹底否定了我的推想,說病情已進入末期。如果真的話,那天公過於殘忍了。

國材兄奮鬥了大半生,退下來僅數年,本是他享清福的日子。殊不知,老伴心臟病突發先他而去,如今他又交上噩運。死神沒有放過他,不出半年鄧兄亦因群醫束手無策騎鶴歸去,聞者無不嘆息。人生無常,莫過於此!

鄧兄是我的小學校友,早年失學,全賴個人的努力,從工廠生產部門的技工升至廠長,成為香港「牛仔布」業內的專才。我在紡織工業打拚多年,不時向鄧兄求助,了解市場動向和幫我解決生產的技術難題。鄧兄對此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使我獲益良多。

我雖退休多年,仍念念不忘像國材兄這樣的良朋益友。如今他又走了,真讓人惋惜不已!

原圖:網絡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