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亞的風貌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7-05-29

離開克羅地亞之後的下一個目的地是斯洛文尼亞(Slovenia),也是巴爾幹半島七國遊的最後一站。

我開始感覺有點舟車勞頓了,但興緻未減。我們從比較貧窮和落後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馬其頓及阿爾巴尼亞開始,經過比較富裕的黑山和克羅地亞來到斯洛文尼亞,猶如踏進了另一個世界。在邊境過關之前,導遊再三提醒我們這個國家比較富有,關員只會按章工作,不受任何賄賂,千萬不要在護照內放入零錢,避免引起誤會,甚至會因此觸犯法律。我們言聽計從,下車排隊,拿著証件讓關員檢查及蓋章,很順利便通過了。斯洛文尼亞屬於歐洲「申根公約國」之一,從那裡進入義大利國境可免除驗證手續,非常方便。

斯洛文尼亞在1991年為爭取獨立而引發戰爭,但戰事只延續了十天便完結,死傷有限。鄰國克羅地亞那場獨立戰爭便慘烈多了,長達五年,死傷枕藉。斯洛文尼亞人口只有二百萬,早已脫貧並成為發達國家及歐盟成員國之一。近年經濟曾大起大落,但最終稳定下來,人均收入曽高達三萬美元,領先其他巴爾幹半島國家,只要看看公路上的設施與兩旁的民房便可看得出來。在這裡歐羅是唯一貨幣,物價也明顯比其他巴爾幹半島國家高了。

盧布安娜(Ljublijana)是斯洛文尼亞的首都,曾被「時代雜誌」譽為歐洲最美麗的首都之一。我們來到那天適逢週末,天氣非常好,在三橋區旁邊,人山人海,食肆堆滿了人,座無虛席。遠遠飄來的燒肉香氣,肚子雖飽,仍忍不住隨著香味去探個究竟。我發覺很多巴爾幹半島國家的人民都喜歡吃烤豬肉,味道和廣東人的燒乳豬近似,對味蕾甚具吸引力。我們在舊城區徘徊,穿插於三座石橋之間,樂而忘返,直到領隊催促才歸隊。

離開首都之後,下個景點便是著名的布箂德湖(Lake Bled)。三十多人分成兩組,搭乘由船夫撑動的木船渡湖,從這邊走到那邊去,上岸後沿著九十九步的石級往上爬,登高遠望,一切美景盡收眼底。這個湖面積不算大,但輪廓很美,都在視線之內。我們在這裡地度過了一個悠閒的下午,回復了體力。晚餐是在一家非常優雅的湖邊酒家吃的,秀色和美食一起嘗,人生難得幾回!

黄昏後在湖邊散步,從遠處轉來悠揚的爵士樂聲,打破了寧靜的夜空。我們被樂聲吸引住了,便往那個方向走。一隊樂隊正在湖邊臨時架起的舞台上表演,圍觀的人很多,遊客和附近的居民都有。一個男歌手引吭高歌,唱完一首又一首的美國爵士流行曲。美國文化無遠弗屆,展示出山姆叔叔軟實力之厲害。我一直留下觀賞,直至曲終人散。

此行之壓軸戲是觀嘗布斯當那鐘乳洞(Predjama)。聞說它是世界第二大的岩洞,但對我來說却是前所未見的天然奇㬌,嘆為觀止。我最欣賞的是它不曾受到任何人工的琢磨,以原狀出現眼前,它也不受到任何毫無意義的標籤干擾,留下無限空間讓你的想像力在洞內漫遊。

(寫於二○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