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亞見聞錄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7-05-28

我們在五月十日離開羅馬尼亞前往保加利亞去,行車大約二個小時便到達邊境,著名的多瑙河將這兩個國家隔開。

據導遊說今天過境算是順利,因為來往的車輛不多,雖然如此,我們那個克羅地亞籍的司機仍須送點小禮品與關員以圖方便。由此來看,貪污之風仍然盛行。

過關之後開車不到一小時便抵達保加利亞的舊首都,我們在那裡用午餐。餐廳建在懸崖之上,可遥望古都之舊城牆,那是以往的軍事設施,被完整保存下來。保加利亞人似乎比羅馬尼亞人較為熱情,多點笑臉。本地的導遊也較前一個羅馬尼亞人殷勤,而且非常投入工作。

我們一面坐車一面聽導遊介紹本國的歷史、地理、經濟及文化。保加利亞曾被幾個強隣統治過,羅馬帝國便前後入侵過兩次,但受奥圖曼帝國佔領的時間最長,接近五個世紀,後來得到蘇聯紅軍協助將土耳其人逐出。

蘇聯在一九八九年解體,保加利亞也跟隨著它改朝換代,成為為一個民主政體,實施議會制,由當選的總理掌握大權。除總理之外,也設有總統一職,主要負責禮賓事宜,沒有行政權力。國會是由二百四十個議員組成的,他們代表各個不同政黨,以一人一票選出。據說共產黨現在屬於違法組織,已經解散。吉普賽人組成政黨,代表他們大約七十萬的族群;回教徒也組成了政黨,代表大約七十萬教徒參與政治活動。

在社會主義崩潰之前,保加利亞原本有九百萬人。在實施民主制度之後,人口開始流失;加入歐盟之後,流失量加劇。根據最新統計,全國人口已降至七百萬,而且面對老齡化的問題。很多有技能的人喜歡外移,走到發達的西歐國家尋找出路。保加利亞人的每月最低平均收入只有四百歐元,入不敷出,捉襟見肘。不滿於現狀的年輕人當然不願屈就於這個生活水平,設法改善。近年,義大利和以色列便吸納了不少保加利亞勞工。

蘇聯解體後,斷截對保加利亞的經濟援助,也減少吸納該國的出口。在一夜之間保加利亞的工業崩潰,很多工廠停工。一家僱用一萬五千工人的鋼鐵廠因而倒閉,直至今天仍未重開。保加利亞不能只依賴農業來支撐,轉向西方國家求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成為他們的最大債主。保加利亞經濟政策受到貸款條件的規範,付出沉重的代價。例如:用煤發電必須逐步減少,貨幣與歐元掛鈎,兌換率議定於一歐羅等於1.95保加利亞元(Lev),長達三十年......歐洲將很多品質較低的貨品向保加利亞傾銷,而且定價不公允。從俄羅斯入口的廉價原油也受到限制,一條正在興建中的油管也因此半途而廢。保加利亞的產電成本增加,電費上升,人民怨聲四起。

保加利亞的經驗可供加拿大借鑑。我們必須設法避免過份依賴出口美國來維持經濟,盡快擴展其他市場,將風險分散。中國市場潛在的商機不可忽視,若因意識形態不同而裹足不前,便會坐失良機。

保加利亞雖然加入歐盟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但對俄羅斯餘情未了。首都蘇菲亞(Sofia)仍保留了很多紀念蘇聯人的建築物,供人懐舊。蘇聯紅軍協助保加利亞人打敗奥圖曼帝國,趕走土耳其人,立下不少功勳。保加利亞人對此恩情將永遠不會忘記的。他們在兩次世界大戰時也曽站錯了邊,與德國結盟,結果付出沉重的代價。嘗過這些慘痛經驗之後,保加利亞重新審視外交和國防政策,削減軍隊人數,不願再強出頭。

保加利亞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是一個貧窮落後的國家,但似乎言過其實。它擁有不少有利的條件,例如工資低廉,土地供應充沛,只要保持政治稳定,便可吸引很多外來的投資。中國長城汽車已在這裡設廠,土耳其地產商也在首都附近投資發展實業,希臘亦開始在此生產高質的鋼材。與此同時,政府也積極擴展旅遊業,吸引了很多外資經營的旅店來此創業。這都是一些良好的開始,保加利亞必須堅持下去。

(寫於二○一七年五月十四日)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