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運河遊記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6-12-23

我們四個人在十二月七日早上搭乘飛機由多倫多出發,經過美國的新澤西州,然後飛往巴拿馬的首都。機場的保安檢查愈來愈嚴格,真煩死人!這是出門的代價之一,必須有心理準備才好。差不多一天的時間便花在辦理出入境手續,等候飛機及擠在機艙內度過。抵步時已接近晚上九時,疲累得很。幸好,來接機的人已守候在旅客出口處,很快便把我們送到酒店去。

十二月八日是巴拿馬的母親節,銀行,商店和很多機構都休假,市面冷清。舊城區(Santa Anna)離開酒店(位於San Francisco區)不遠,我們叫了一輛出租車往那裡去,領略一下本地人的生活方式。出租車沒有安裝計程收費表,每次必須與司機議價,但比酒店汽車的收費低很多。美元在這裡流通,根本代替了巴拿馬的貨幣,什麼交易都可用美元結算,十分方便。

舊城區有很多小商店,陳列出各式各類的日常用品,其中一些由中國人經營,但售貨員都是本地人。這種情況和智利的聖地牙哥很相似,只不過規模較小,數量也較少。我們一邊走一邊問路,想到魚市場參觀一下。聽得懂英文的人很少,必須依賴軀體語言來溝通,還需用一張圖文並茂的地圖來指示我們的目的地。本地人十分友善,也樂意助人,言語不通也不成為障礙。

巴拿馬全國人口只有四百萬,首都便佔了九十多萬。貧富懸殊非常明顯,舊城區是普通老百姓出沒的地區。那裡的房子陳舊不堪,參差不齊;街道狹窄,擠滿流動小販,兩邊的行人道凹凸不平,一個不留神便會摔倒。唐人街便在附近,我們走過一家中餐館,櫥窗內掛起令人垂涎欲滴的燒烤食物;我們也走過一家"中國洪門致公黨駐巴拿馬總支部",不知是什麼性質的組織。據說巴拿馬的華人超過十萬,我卻無法查證。如果說有人的地方便有中國人,一點也不錯。

魚市場離開唐人街不遠,靠近海邊,要穿過一條天橋才可到達。雖然那天是母親節,但市場照常營業,而且生意很好。當我走進去時,一陣魚腥味撲鼻而來,便知道沒走錯路。我喜歡吃海鮮,便走到附近一間餐館查詢能否代客烹調,他們說可以。我立即返回市場選購海鮮,殊不知看得我眼花繚亂,什麼都想吃但怎吃得下,結果只買了一尾石斑魚,一尾不知什麼名堂的魚,交給餐廳代勞,一蒸一炸,加點配料,一頓豐富的午餐就這樣就地解決,美味可口,給我們留下美好的回憶。

從舊城走到新城,兩區雖然相隔只有十分鐘的車程,但已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新區內都是摩天大樓,設計豪華,美侖美奐。據聞這些建築物在十年前才開始出現,不少由外國人擁有。為了配合城市發展,沿著海灣都種植了棕櫚及椰子樹,也鋪設了一條平坦舒適的行人路及寬闊的單車道。我們沿著海岸線一面走一面欣賞海景,樂而忘返。

巴拿馬人十分重視母親節,他們在豪華酒店的餐廳內和母親歡度這個日子,喜氣洋洋,一片歡笑聲。我們也受到這種氣氛的感染,趁機和妻子也慶祝一番,以行動表達我們內心的敬意。

我們在巴拿馬城度過了愉快的一天,暫時忘記了舟車勞動。一早和導遊小姐便安排好了遊覽節目,由她開車,從巴拿馬城沿著運河一直往哥倫比亞城(Colon)走。早上八時半出發,節目包括遊覽野生公園(San Lorenzo Wild Life Observation)及運河大西洋進出口處新建成的水閘(Angus Claras Locks)。那天一開始便下雨,而且雨勢愈來愈大,幾乎要被迫把計劃調整。但導遊小姐堅持不放棄,說巴拿馬的雨是不會下個不停的。結果天氣好轉,使我們不但完成所有節目,還及時趕到碼頭登上遊輪(Star Breeze)。

野生公園內有個古堡,是西班牙人的軍事設施,防止海盜來搶黃金,但已棄用很久,變成廢墟,如今是兀鷹的樂園。古堡建在懸崖之上,居高臨下,鄰近有雨林掩蓋,海盜從此不敢再來侵犯,西班牙人真是軍事專家,難怪中南美洲都是他們的天下。

巴拿馬運河最先由法國人在1880年開發,他們計劃在太平洋及大西洋距離最短的位置開掘一條與海平線等高的人工河,將兩大洋連接起來,但在工程進行期間不斷發生泥土傾倒的意外,加上瘧疾病侵擾及財政困難,被迫半途放棄。後來由美國人接手興建,把原來的設計改善,並於1914年八月十五日完工。運河通航後美國享受了不少經濟利益,直到1999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才根據協議將運河的管理權交還給巴拿馬政府。

運河的吞吐量很快便到達飽和點,需要加建水閘讓較大型的客貨輪通過。擴展工程在2007年開始,原定於2014年竣工,作為運河建成一百周年紀念的項目之一,可惜工程受到延誤,兩個新水閘在今年六月才啟用。水閘的作用是將運河的水位調低(八十五英尺),讓船隻進入水閘,把閘門關閉,之後將水位調高至原來的高度,再把閘門打開,船隻便可順利通過。全部操作都必須按歩就班,配合得天衣無縫。

運河是巴拿馬的主要經濟來源,猶如國庫的提款証,一天也不能缺少。運河的經營,操作,維修及保養需要大量人力,是穩定就業的保證。隨著世界航運業的增長,運河的重要性也愈來愈受到重視。運河對軍事的價值也不容忽視,管理權雖然屬於巴拿馬政府,但美國仍持有相當的影響力,絕對不容他國染指,以保證運河通行無阻。

運河需要大量水源補充,巨型的人工湖便成為它的儲水庫。從雨林引水進湖,川流不息。人類克服天然障礙的智慧在這裡可盡情發揮,也能創造財富。

遊覽巴拿馬運河除可欣賞天然與人工配合的成果之外,也增加不少知識,值得大力推薦。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