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anna的故事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5-07-04

十一月十一日是世界和平日,各地熱愛和平的人都會趁機舉行盛大慶祝。對我來說,這個日子更具有雙重意義,因為有一次父親告訴我:在上世紀的同一天,我在槍林彈雨之下,罔顧安危搶先闖進了這個世界!

媽媽初次懷孕,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來。當知道預產期後,在掛曆上十二月四日的那一頁畫上記號,每天都數著手指,期望嬰兒準時出生。但事與願違,在十一月十一日的一天,她從睡夢中被屋外傳來嘈雜的人聲和頻密的槍聲喚醒。原來越南南方的土共正從城市的外圍攻進西貢,守軍發出警報,街道上人頭攢動,一片混亂。爸爸立即離開工作單位,飛步趕回家,護送媽媽到一個較安全的地方躲避。

途中忽然風雨交加,媽媽全身濕透,異常狼狽。由於事發突然,媽媽驚恐過度,胎盤蠢蠢欲動。在一切全無準備之下,胎兒便已急不及待地誕下。我猶如一個不速之客,戲劇性地來到人間。

產後媽媽便病倒了:發高燒,忽冷忽熱,情況十分嚴重。爸爸和爺爺對此手足無措,便四處求助。一面找名醫替媽媽治病,一面把初生的嬰兒交由一個褓母照顧,家務再僱人料理。

媽媽以為自己得了怪病,無可救藥。殊不知經過幾個月後,她的病情逐漸好轉,最後竟能完全康復。病癒後,她立即想將我接回去,但當她看見我時卻大吃一驚:我腹部脹得似個大哈密瓜,全身呈黃色,表皮各處出現無數微絲血管,健康肯定是出了大毛病。

原來那個褓母缺乏育嬰知識和育嬰經驗。當嬰兒肚餓時只懂得用「人造煉奶」餵食,不懂煉奶是人工製品,脂肪和糖份含量較高,難以消化,長久進食會產生消化不良,令肝臟中毒。

爸爸和媽媽發覺情況不妙,立即送我到「法國醫院」求助。當值醫生一看,便非常鄭重地說:為什麼這麼遲才將送嬰兒來?若再錯過機會,孩子便沒有希望了!

當我聽到父親說到這裡便忍不住要哭了,無法想像當時父母的感受,大概心如刀割吧!

年幼時我對這段往事有錯誤的解讀,總以為媽媽不喜歡我,是因為我給她添麻煩,還幾乎奪了她的命。我總抱怨我們之間缺乏了一般母女感情的親密聯繫:我出生後媽媽便病倒了,她無力照顧我,只有爸爸每隔兩天才到褓母那裡看我一次,所以記憶中只有父親沒有母親。一張和爸爸合影的舊照更加強了這種感覺,我經常懷念他如何緊緊地抱著我、親我、疼我。

我生性反叛,也令媽媽感到非常頭痛,相比之下三個弟妹聽話多了。所以她是比較喜歡他們的,這點我也能理解。

如今我早已成為兩個女兒的母親,對她們的愛從來不分彼此,便知道自己實在不該對媽媽有任何抱怨。況且沒有她的奔波勞碌,養育,我又如何能長大成人呢?沒有她妥善的安排,帶領我們逃離戰亂的越南,我又怎可能來到加拿大生活呢?

沒有媽媽哪有我?更別提今天的我!媽媽恩重如山,終身不忘。

原圖:news.bbc.co.uk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