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並具有特殊意義的溫哥華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5-06-15

溫哥華是我三十六年前初次踏足加拿大的登陸點,從此與它結下不解之緣。記得當時正逢冬季,從機艙俯瞰,環繞這個城市的群山峰頂都被潔白晶瑩的積雪舖蓋著,與蔚藍色的太平洋相映成趣,猶如人間仙境。

六兄夫婦開車來接風,把我接回他們位於北溫的家。我們由機場一直往北走,穿過市區,再穿過士丹利公園,通往北溫的獅門橋便出現眼前,過了橋再走一段曲折的環山小徑便可抵達目的地。他們的家是一座建築在北溫半山腰上優雅的花園洋房,舒適宜居。

六兄、六嫂和兩個年幼的子女在1975年由香港移居溫哥華,幾經周折總算安頓了下來。他原本計劃在加拿大創立一個皮草生意,可是事與願違,並未成功便轉去一家五金店做售貨員。轉業面對不少困難,並非每個人都能應付得來,但六兄憑著個人的智慧與毅力很快便適應且勝任有餘。六嫂在兩個孩子入學後也投入工作,彌補家計。夫婦各自上班是加拿大普通家庭的常態,他們很快便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

六兄移民的那一年剛逢越戰結束,南越政權土崩瓦解,南北越合二為一。不願接受社會主義制度的南越人民紛紛逃亡,我們旅居該地的親人便是那次逃亡潮中的先鋒隊伍。當他們逃離越南被安置到難民收容所之後,便立即向六兄求助,溫哥華自然成了眾人的首選目的地,而他亦奮力相助,為親人奔波。

幾年間加拿大政府接受了我們多家親人的移民,把他們妥善安置於溫哥華。這些人當中包括二哥、大家姐、三家姐、五家姐、七家姐和八家姐及他們的子女。他們能夠來到這個國家定居都感到很幸運,願意從零開始,按步就班,重新建立自己的家園。

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很多人已成功在此紮根,在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的蹤影,他們的表現和本土居民比較起來也絕不遜色。

每年我都會定期前往溫哥華探親,和兄弟姊妹們共聚一堂。一面享受濃密的親情,一面觀賞這裡的風光。溫哥華有鮮明的四季:春雨綿綿便是這裡春天的特色,還一直享有加拿大「雨都」的美名,慕名而來的賞雨團絡繹不絕;夏天來到這裡便變得晴空萬里,陽光普照,這是常見的畫面,百看不厭,處身其間,心曠神怡;秋天來到了這裡又是另一番滋味,這陣子雨下得更濃,更密,無休無止;這裡的冬天卻十分暖和可愛,雪總是會下的,點綴一下寒冬,但不若多倫多那樣連場大雪,愈下愈大,天昏地暗,猶如世界末日之將至。

溫哥華可愛之處何止四季鮮明,這裡山明水秀,到處綠油油,猶如青春永駐的少女。當遇到群花吐艷的日子,更是明艷照人,美不勝收。

溫哥華對我們這個大家庭一直具有特殊的意義,它猶如上天遣送人間的救生員,向我們的親人伸出援手,把他們從水深火熱中救出。它恩重如山,我們將永遠忘不了。

原圖:mstravel.com.cn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