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王八蛋」鄰居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5-01-17

八零年的盛夏我們搬到香港的一幢只有三層高共有九個單元位於銀線灣的洋房,那裡住了九家人。我們的上層戶主是一對年青夫婦,男的是個酒店營業經理,太太是個白領;下層戶主是另一對年青夫婦,男的是個英國人,賣名廠二手汽車,女的是個澳門葡裔女秘書;左側面海三個單元的住客分別是:鐘錶公司的老闆和妻子,印刷廠東主和他能幹的內助,中資銀行業務經理和他在家享清福的太太;後側背山的三個單元住著的是:一個中葡混血的女秘書和她的單親女兒及年邁的父親,一家時裝公司的採購主任和她那賦閒在家待業的丈夫,其他一戶我現在已記不起來了。

那幢樓房是建築在臨近沙灘的位置,背山面水,環繞四週都是青翠的樹木,人口密度低,是香港當年理想的居住環境。住在那裡的人每天都忙於上班下班,見面時露個微笑點個頭便走開,交流不算多,但鄰里關係卻保持得十分融洽。

我妻子是唯一和鄰居接觸較多的人,尤其與那個單親母親和她的女兒。她善於睦鄰,經常幫助鄰居做些瑣碎的事。但她對那個足不出戶失業的男人卻敬而遠之,因他整天咆哮不停,把左鄰右舍都視之為敵。

據聞這個失業漢以前是幹室內設計的生意,公司倒閉後便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一直遊手好閒。她妻子在結婚當年還是個年輕的小職員,卻因聰明能幹而獲得老闆賞識,兩年連升三級,最後成為了舉足輕重的採購主任,從此經常週遊列國採購成衣。事業有成的妻子不但沒有使丈夫感到驕傲,反而令他產生莫大的自卑感,成了夫妻矛盾的導火線。除此之外,妻子的年輕貌美也對丈夫產生了巨大的精神壓力。他對妻子疑神疑鬼,把她正常的社交活動視作在外邊胡混,常一言不合便拳打腳踢,使她深受委屈。這個臭男人的劣行很快便傳到鄰舍的耳邊,大家都看不慣他的所作所為。

本來家事是不容許任何旁人說三道四的,但這個惱人的傢伙卻使鄰居討厭到了極限。他不知從何處搬來一個殘舊的貨櫃,棄置在停車場內,霸占了本該屬於眾人的空間。我們縱使對他不滿,卻無可奈何,因為官府對私人空間的爭執是絕對不管的。這件事直到我們離開時仍未解決,真的豈有此理!

我和他一向沒有任何瓜葛,也一直相安無事。但因維修自來水管而有求於他。預先約好了時間在他的居所會面,討論細節,但一個電話打來,他繼而滔滔不絕地講了大半天,讓我苦候了一個多小時。用這種態度去對待鄰里,未免太不懂禮貌!

這位仁兄還餵養了一頭惡犬,讓它在院子裡隨處遊盪。行人若不留意從它身旁走過,無不被這個凶神惡煞般的傢伙嚇破了膽。有一次,一個非常喜愛動物的朋友來我家探訪,在欄杆外伸出友善的手向狗示意,卻被它咬個不備。狗主對此不但毫無悔意,還痛罵了我們一頓。如今想起來,真豈有此理!

香港地狹人稠,睦鄰是十分重要的。不過,像這樣的「王八蛋」卻隨處可遇到,避無可避,把港人的素質抹上不光彩的一筆。

原圖:takungpao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