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黃昏戀的故事

大半生在香港居住,對她有深厚的感情;關心時事、社會、民生,有感而發。
 
2015-01-11

居住在威斯康辛州的法蘭,退休後一個人開著汽車在美國遼闊的疆土上四處漫遊。由北方走到南方,由東岸走到西岸;從日出走到日落,從初春走到殘冬;馬不停蹄,穿越無數城鄉、農莊牧場、工廠民居、平原沙漠、山川河谷......漫無目的地一直走,但樂此不疲。

法蘭早年喪偶,和獨生子分開,習慣了過獨立的生活。他懂得照顧自己,一切起居飲食和家頭細務都親力親為,還善於烹調、園藝;日子過得也算愉快,便打算如此無牽無掛地度其餘生。

居住在北羅那納州克林頓市的麗莎也是早年喪偶的,丈夫死前是個陸軍將領,曾在國防部服務多年,功積彪炳。她膝下雖然兒孫滿堂,仍選擇獨立生活。這是美國人的習慣,他們都喜歡擁有自己生活的空間,享受無限的自由。麗莎雖然已屆古稀之年,仍舊儀態萬千,溫文儒雅,掩不住那曾經身為貴婦的風韻。

當法蘭路過克林頓這個南方小鎮時,他和麗莎不期然相遇。他那北方的豪邁,她那南方的嬌柔,猶如兩片磁鐵一般互相吸引著,難分難解。法蘭邀請麗莎同遊,她沒有半點猶豫便答應了。他們的第一個目標是阿拉斯加,由克林頓出發,一直往西北的方向走,走累了便停下來,補充體力之後,再繼續未完的旅程。由於麗莎是軍人家眷,他們得到很多方便:沿途都有軍營,並有舒適的住宿設施,只要出示證件便可使用。雖然如此,五千多公里的路程也總算是個巨大的挑戰,尤其法蘭和麗莎早已超過古稀之年。

我認識法蘭是在他們完成阿拉斯加萬里遨遊壯舉之後。他這個人充滿活力,怎也不能停留在一個地方過久,會靜極思動。正好那時我們馬來西亞的工廠需要一個化工專家,法蘭是個適合人選,我便邀請他前來擔任生產督導,和他簽了個短期合約。他對薪酬要求不高,但希望公司能准許他攜伴前往,與他同行的女友便是麗莎。他們在酒店過了幾天之後,試探可否搬到公司提供給我的住房去。我和妻子都同意,而麗莎溫文的性格正符合妻子作伴的要求。

法蘭約滿返國後我們一直保持聯絡,由於志趣相投我們也結成忘年之交。

退休後我曾開車去克林頓市探訪法蘭和麗莎。他在該地買下了一幢平房,閒來種點蔬果,培植些花卉;麗莎仍守著前夫留給她的祖居,過著安逸的生活。他們雖然早已成為一對親蜜戀人,但一直都分開住。根據法蘭的解釋,這樣做是為了避免當地人的閒言閒語。美國南北戰爭雖然結束了這麼久,南北的矛盾一直存在,結下的仇恨至今仍揮之不去,來自北方的法蘭和生長於南方的麗莎,如果住在一起恐怕很難被環境接受。

法蘭特地送了一輛汽車給麗莎,方便她開著它前來留宿。如果麗莎把自己原來擁有的座駕停泊在男友的屋門前,路人見了便竊竊私語,唯恐天下不知。他們一直把親密的關係秘而不宣,在子女面前也保持適當的距離。麗莎其中一個女兒嫁給鄰近一個市鎮的市長,法蘭對這個地方要員更是敬而遠之。

麗莎死後法蘭有意把她的房子買下留作紀念,但反對之聲不絕於耳,他只能打消旨意。愛侶走後,法蘭帶著一顆破碎的心離開了克林頓市。

這段異常珍貴,來之不易,卻為世人所不容的黃昏戀將在我的記憶中永久保存,還不時浮現。

原圖:queqiaoba.com

相關文章
其他推介

搜尋

博客